中國人的指鹿爲馬

指鹿為馬,漢語成語,出自《史記·秦始皇本紀》。這個典故説到秦二世時,趙高做了丞相,在朝廷裏為所欲為,陰謀篡奪皇位。趙高怕眾人不服,於是決定先來個下馬威。有一天上朝時,趙高命人牽着一隻鹿到朝堂上,對二世説:“臣昨日得了一匹好馬,特來獻給皇帝陛下”。 二世笑了,説:“丞相錯了,這是一隻鹿,頭上還長着角,怎麼説是馬呢?”  趙高回答:“這確實是一匹好馬,您若不信,不妨問問左右大臣,看他們怎麼説”。  大臣有一些向來對趙高阿諛奉承,連忙回答:“丞相沒説錯,這明明是一匹好馬”。 也有大臣堅持真理,就説:“這明明是一頭鹿,怎麼能説是馬。”  趙高從中摸了底。  散朝後,凡是説鹿的大臣都被強加上各種罪名趕出朝廷,有的甚至坐牢殺頭,而説是馬的大臣卻個個加官進爵了。從此朝廷百官懼怕趙高,再也不敢説真話了。 這個成語故事是用來比喻故意顛倒黑白,混淆是非。 

這個成語雖是出於秦朝,但厤朝厤代包括當今都大有指鹿為馬的人,禍國殃民。 趙高雖然可惡,但是那些附和的人一樣可惡。你呢,你屬於那類人呢?

好在還有司馬遷把這段歷史典故下來。 好在這件事并不是發生在司馬遷所處的漢朝,否則他也不可以寫。  不過,漢朝比當今還進步,起碼不會說司馬遷映射當時的權貴而被禁。  當然司馬遷也最終因爲李陵事件和始終不屈服而遭遇宮刑。當今又有多少像司馬遷這樣堅持真理的文人呢? 在當今這個歷史真相被扭曲的時代,但願多一些的司馬遷少些附和趙高的人。

顏回輸冠

近來流傳甚廣的一則關於孔子的弟子顔回的寓言故事是 “顏回輸冠”。  這則故事不見經傳,當是後人杜撰。 但個中意義卻值得我在這裏分享。 一天,孔子的得意門生顏回去街上辦事,見一家布店前圍滿了人。 他上前一問,才知道是買布的跟賣布的發生了糾紛。 只聽買布的大嚷大叫:三八就是二十三,你為啥要我二十四個錢? 顏回走到買布的跟前,施一禮說:“這位大哥,三八是二十四,怎麼會是二十三呢?是你算錯了,不要吵啦。”買布的仍不服氣,指著顏回的鼻子說:“誰請你出來評理的?你算老幾?要評理只有找孔夫子,錯與不錯只有他說了算!走,咱找他評理去!” 顏回說:“好。孔夫子若評你錯了怎麼辦?” 買布的說:“評我錯了輸上我的腦袋。你錯了呢?” 顏回說:“評我錯了輸上我的帽子。” 二人打著賭,找到了孔子。孔子問明了情況,對顏回笑笑說:“三八就是二十三哪!顏回,你輸啦,把帽子取下來給人家吧!” 顏回從來不跟老師鬥嘴。他聽孔子評他錯了,就老老實實摘下帽子,交給了買布的。那人接過帽子,得意地走了。對孔子的評判,顏回表面上絕對服從,心裡卻想不通。他認為孔子已老糊塗,便不想再跟孔子學習了。 第二天,顏回就藉故說家中有事,要請假回去。孔子明白顏回的心事,也不挑破,點頭準了他的假。顏回臨行前,去跟孔子告別。孔子要他辦完事即返回,並囑咐他兩句話:“千年古樹莫存身,殺人不明勿動手。” 顏回應聲“記住了”,便動身往家走。 路上,突然風起雲湧,雷鳴電閃,眼看要下大雨。顏回鑽進路邊一棵大樹的空樹幹裡,想避避雨。他猛然記起孔子“千年古樹莫存身”的話,心想,師徒一場,再聽他一次話吧,又從空樹幹中走了出來。他剛離開不遠,一個炸雷,把那棵古樹劈個粉碎。顏回大吃一驚:老師的第一句話應驗啦!難道我還會殺人嗎? 顏回趕到家,已是深夜。他不想驚動家人,就用隨身佩帶的寶劍,撥開了妻子住室的門栓。回到床前一摸,啊呀呀,南頭睡個人,北頭睡個人!他怒從心頭起,舉劍正要砍,又想起孔子的第二句話“殺人不明勿動手”。他點燈一看,床上一頭睡的是妻子,一頭睡的是妹妹。

天明,顏回又返了回去,見了孔子便跪下說:“老師,您那兩句話,救了我、我妻和我妹妹三個人哪!您事前怎麼會知道要發生的事呢?”  孔子把顏回扶起來說:“昨天天氣燥熱,估計會有雷雨,因而就提醒你‘千年古樹莫存身’。你又是帶著氣走的,身上還佩帶著寶劍,因而我告誡你‘殺人不明勿動手’。”

顏回打躬說:“老師料事如神,學生十分敬佩!” 孔子又開導顏回說:“我知道你請假回家是假的,實則以為我老糊塗了,不願再跟我學習。你想想:我說三八二十三是對的,你輸了,不過輸個帽子;我若說三八二十四是對的,他輸了,那可是一條人命啊!你說帽子重要還是人命重要?”

顏回恍然大悟,“噗通”跪在孔子麵前,說: “老師重大義而輕小是小非,學生還以為老師因年高而欠清醒呢。學生慚愧萬分!”從這以後,孔子無論去到哪裡,顏回再沒離開過他。

各位,這跟“指鹿爲馬”不同。  “指鹿爲馬”是為自己的私心,可以是顛倒是非黑白。 而”顏回輸冠“”則是為了他人的命,是成就大義的。  朋友,你可知道其分別嗎?  朋友,寧願“輸冠”,也不要“指鹿爲馬“。 而在當今,我們多麽需要孔子教導顔回那種重大義啊!

貪便買不了好茶

有一日在本地一家華人主理的大型超市看到有大紅袍賣,而且價錢不貴。 武夷山出品的大紅袍是烏龍茶的一種,又有茶中狀元之稱。只因其名氣就買了一小盒。 回家打開一看一聞就知道自己“錯了”。 在這個消費商業社會,那可能以廉價買到美物呢? 看來不能貪心便宜和方便,要買還好茶,還是要到茶莊那裡買。

掃心地

曾經聽人唱過一首這樣的佛教兒歌,其實也是為所有人寫的 ”掃心地“:

掃地掃地掃心地 心地不掃空掃地
人人若把心地掃 烏雲煩惱皆遠離
人人若把心地掃 烏雲煩惱皆遠離
掃地掃地掃心地 心地不掃空掃地
人人若把心地掃 遠望高山變平地
人人若把心地掃 遠望高山變平地
掃地掃地掃心地 心地不掃空掃地
人人若把心地掃 世間皆成清淨地
人人若把心地掃 世間皆成清淨地
掃地掃地掃心地 心地不掃空掃地
人人若把心地掃 朵朵蓮花開心裡
人人若把心地掃 朵朵蓮花開心裡
朵朵蓮花開心裡 朵朵蓮花開心裡

在我們還未覺悟到達”本來無一物“的境界前,勤掃心地是我們修行的目的。 或者這也是我們得道的需要。 以後我會多分享修心地之道。

吃辣子鸡丁後的隨想

与亲人到一家裝修時尚的餐厅吃飯, 隔這见到端給旁边的辣子鸡丁的样子不錯,于是也点了一份. 等到端來給我们再看清和吃上一口才发現不是那回事. 他们只是在炸鸡丁上鋪滿了紅干椒。

其實我發現現在有許多餐廳都是只是做表面裝潢。 當然有真功夫的師傅越來越少了, 肯入行不怕辛苦好好學的人也沒有幾個了。 吃到傳統手藝地道功夫菜的地方其實並不多。

念劉開的“問説”有感

清代文人劉開所寫的“問説”的第一段是,“君子之學必好問。問與學,相輔而行者也。非學無以致疑,非問無以廣識;好學而不勤問,非真能好學者也。理明矣,而或不達於事;識其大矣,而或不知其細,舍問,其奚決焉?”

將這一段翻譯成現代中文,可以是,“一個有見識的人,他做學問必然喜歡向別人提問請教。“問”和“學”是相輔相成地進行的,不“學”就不能提出疑難,不“問”就不能增加知識。喜愛學習卻不多問,不是真的喜愛學習的人。道理明白了,可是還不能套用於實際,認識了那些大的(原則、綱領、總體),可是還可能不了解那些細節,(對於這些問題)除了問,怎么能解決問題呢?”

念到這裏的時候,我不禁在想,到底是什麽時候我們的學習變成只重視接收,”填鴨“和”題海“,不斷地記、背和練,而不重視”問“這一方面呢?

其實小孩子就是透過”問“(跟這個很有關係的就是勇於嘗試、體驗和不懼失敗)來學習的,他們是”不恥下問“。在他們學習所要突破的和效果是驚人,反而越大越失去了那些驚人的突破力。

我會在以後的短文裏談論原來”問“在溝通方面也會大大地幫助我們減低誤會和增加彼此的理解和認識的。

中文“念”字的靈性微妙

“念”字由“今”和“心”組成。 當我們的“心”完全地活在當下(每一刻,也可以是“今”)的時候,我們就是處於“正念” (mindfulness)的狀態。 當我們時常處於“正念”的時候,我們不再為過去不開心 (憂鬱) 和 未來而擔憂(焦慮)。 在以後我繼續分享正念之道,請繼續留意我的短文,甚至免費訂閲和分享我的網站給對此有興趣的朋友。

傳統版的愛的形象描述

前些年在一个婚禮中作勸勉中提到中国人的愛字由心和受組成。 意思是要有愛彼此需从心也用心接受對方的一切。難怪真愛難得。有的話,請珍惜和堅持。

你會發現上一段有傳統字體和簡單化的字體。 雖然都可作爲“符合”去傳達,但我以爲傳統版(有人稱此為正或繁體字)更能體現出中文的形象表達、深刻和優越。 其實,文字并不只是用來通訊傳統的符合,更是用以體現和承傳文化和思想的載體。

人到中年才讀三字經

本來買本三字經來教兒子學中文,但發現對他來説太深了。 其實,我自己也從來沒有讀過。 不如自己先學再教兒子也不遲。 讀下去才驚覺原來這本教導孩子的書竟然對我這個中年漢有很多的提醒和教導。 這些年我一直以爲自己讀了”好多“書,都應該是一個有學問的人。但當我念到”人不學,不知義“的時候,我問自己,到底我又几”知“義呢? 這裏的 “知”是行/活出來的“知”。 我所作的,我的我為人處事,又有几合宜和符合正道/正理呢? 我“讀”這麽多書到底又爲何呢? 對我的人生有何益処呢?

當然,”讀“書仍然是好事,如果沒有念到”三字經“,我也不會作自我反省/思。 到了中年再學爲人處事並不太遲。

如果是云吞面呢?

如果是雲吞面呢?
昨天與女兒到一家在溫市相當火熱的日本拉麵店吃午飯。我們去的時候還算早但仍要排隊等上好一陣。這是一家小店,沒有什裝修,食物選擇也不多。就是如此小店特別多的年青人願意等並認為即使貴些也值得。如果是一家筒樸的雲吞面小店,我們會願意等嗎?為什麼同是小店有許多人總認為日本拉麵店高級許多呢?這反映了些什麼呢?

不過,這碗也真的是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