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不值和眼中的瞳仁

陶恕牧師在他的書“被分割的基督”裏向我們指出,

“信徒知道,就他本身來説,他是一文不值的;但縱使他謙卑地對主說:‘我是一文不值的’,他卻很清楚知道,他是神眼中的瞳仁!”

我時常覺得不可思議,造物主竟顧念我們這些出於和歸於塵土的人!我感恩,祂竟使用我這個卑微的人來傳講祂的福音。 我更感恩,祂竟為我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我只能如多馬一樣呼求,“我主,我神”。

你是否那食鹽的愚人呢?

僧伽斯那,又稱僧伽斯、僧伽先,是公元5世紀印度的大乘法師。他所著的《百喻經》古文漢譯本於南朝齊永明十年由其弟子求那毗地所譯。其中有一名叫《愚人食鹽》的佛寓是這樣: 

昔有愚人,至於他家。主人與食,嫌淡無味。主人聞已,更為益鹽。既得鹽美,便自念言:“所以美者,緣有鹽故。少有尚爾,況復多也?”愚人無智,便空食鹽。食已口爽,反為其患。

你和我又曾幾何時如這個愚人一樣分不清事物的究竟、關係,和主次,還更不去求證和詢問呢?

並不是鹽本身好食,而只是鹽使我們食到食物的味道來。

愚人因他的行動而食到愚的苦果。 但不知道他又是否“知”錯而“認”和“改正”呢? 其實,人人都會“錯”,分別在於愚人不認和改正!

咖啡學教我放鬆去專注

迷上咖啡已經好一段時間了,也曾經與友人一起計劃和籌備開一家咖啡店。 雖然因各方面原因,我們最後沒有繼續那計劃,但我們仍然喜愛咖啡。 獨自在咖啡舘裏品咖啡總是給我帶來片刻的享受、休息、空間、寧靜和靈感。 我的許多文章和講稿都是在咖啡舘裏作成的。 近年來,我更在品咖啡(和茶)中操練經歷正念的當下。

最近在讀有台灣咖啡教父之稱的王于睿所作的“對的咖啡學”。 在一段關於他學習“杯測”(cupping)裏,他所談論的放鬆與/去專注對我品咖啡和工作有良多的啓發:

“。。。如何在放鬆身心的狀態下,凝注操作當下的每個細節。 好比在試咖啡時,眼前三、四十杯的咖啡,難免會令人眼花繚亂,當我在喝第一杯是,就應該整個放鬆投入到第一杯的咖啡中,仔細體會感受;等到第二杯時,則必須把第一杯的記憶完全放下,專注在第二杯咖啡中,唯有如此專注當下,才能真正領略。。。而是你確實把自己的身心放鬆了,你放鬆了以後,自然就有靈感出現,而先前出現不了,是因爲緊綳的狀態把你卡住,無法動彈。。。專業工作者最怕的就是誤把緊綳當成專注。 當過度緊綳時,人很容易就被框住、被鎖在那邊,可是當你一旦放鬆掉的時候,事情卻自然而然地順利完成了。。。”

許多原因使我們綳緊,但綳緊就是代表了我們并不是享受當下。 卻是唯有享受,我們才能放鬆,去專注。

玫瑰經,我所喜愛的祈禱路

對於“玫瑰經”(和念珠),“新”教徒一般都被誤導所以並不理解和甚至接觸過。 其實,玫瑰經是基於聖經的祈禱文。近年來,我對卻此經有很大的鍾愛。 香港天主教教友總會翻譯出版由已故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暨20位樞機主教所寫的書“玫瑰經,最鍾悅的祈禱”指出:

“誦念玫瑰經的傳統工具就是念珠,具有象徵作用,能增加默觀的分量。 整串念珠的排列是以苦像為集中點,玫瑰經祈禱從苦像開始,也於苦像結束,信友的生活和祈禱也以基督為中心。 一切都從祂開始,走向祂,一切都經由祂,在聖神内抵達天父。 念珠是一種計算工具,記錄祈禱的進行,祂使人想起墨觀及基督徒的成全是一條無止境的道路”。

在日後,我將會在不久將來實體地來跟前來的人以這一屬靈傳統來一同學習和操練。

決不要拒絕神的憐憫

我深知自己每天都活在神的憐憫當中。 在我的禱告裏,我會加一句, “神啊,開恩憐憫我這個罪人”。 感謝神,祂竟然憐憫和使用我這個罪人來傳講祂的救恩。 陶恕 (A. W. Tozer)在他書《被分割的基督》裏寫道,

“。。。因爲神的寬恕從不會由裝滿一直用到所剩無幾! 神決不會對任何人說: ‘我的憐憫快要用完了!’ 。。。神雖然要祂的子民像祂那樣聖潔,祂卻不是照著我們的聖潔程度來待我們,而是照祂的豐盛憐憫來待我們。 真誠要求我們承認這點。 我們確實相信公義和審判。 我們相信,憐憫勝過審判的唯一理由,是因爲神憑著祂那無所不知的救贖行動確立了這點,以致人可以避過神的公義,而活在憐憫的大海之中。 相信耶穌基督而得稱義的人,因著重生而成爲神所救贖的兒女,便時刻活在這憐憫裏面。。。清教徒Thomas Hooker的生平及信心,為我們立下了美好的榜樣。 在他彌留之際,圍在他床邊的人對他說: ‘胡克弟兄,你很快便要領受你的賞賜了。’ ‘不,不!’ 他喘著氣說: ‘我要去領受憐憫!’”

我祈禱你每天都領受和活在神的憐憫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