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癡呆症共舞


澳洲的克莉絲汀·伯頓(Christine Bryden)在她四十六那年被診斷患上癡呆症後從患者的角度來寫了的其中一本名爲“與癡呆症共舞”的書。本書記錄了作者帶著癡呆症生活的經驗,分享了作者的心路歷程和感受,也解釋了同行者了結癡呆症患者的需要和如何可以支持他們,使他們可以繼續積極生活。

以下只節錄了本書的幾段,“。。。努力記起今天是甚麽日子,今天又甚麽事情發生,以及你今天計劃做甚麽,已經令你疲倦。 沒有人真正明白這樣生活辛苦,所以每一個人都似乎輕看我們的感受,以俯就的態度對待我們,企圖證明他們有同樣的感覺。。。我往往問一個問題,然後從別人臉上的表情,得知自己已經問過那個問題,而且可能只是在不久以前才問過。 有時,我們的一個女兒會沮喪地說,‘我已經告訴過你!’ 但我卻記不起那回答,所以需要再問。 請耐心對待我們。。。我將物件放在錯誤的位置,因爲我拿著東西四處走,想將東西放在某處,然後想到其他事情,於是將東西放下,事後當然記不起東西放在哪裏。 我沒有故意將東西收藏起來。 我不能記起自己將它們放在哪裏。 我甚至不記得自己曾經拿著那些東西,所以我有可能指你將東西拿走或收起來。。。請不要稱我們為’癡呆者’ – 我們仍然是和我們的疾病分開的人,我們只是腦部患病。。。請專注於我們的能力而不是我們的缺陷。 將我們當爲人,而不是統計數字來看待。。。”

其實,這本書所提醒和教導我們如何對待那些換上癡呆症的人也同樣應用在其他的人身上,把人當人看待,要有耐心,要著重當下的相處等等。 與癡呆症共舞,與人共舞,都需要我們之間的互動,交流和調整適應。

這才是真正地去愛一個人

很多人尤其父母輩的人以為自己認識對方,自己為對方設想周詳,也付出巨大的犧牲,這已足夠證明自己對對方的愛的真實。

但曾寶儀在她的書“人一生最大的成就,是成為自己”裡給我們的提醒,值得我們反思:

“人就是這樣。我們經常按自己的想法,去決定是非對錯,卻忽略了「對方」怎麼想。我們覺得這樣美,覺得這樣好,甚至覺得……「我這麼做是為你好」!然而,所有一意孤行、一方強加的「為你好」,最後只會在對方身上留下傷痛。那個對方,可能是植物、動物,也可能是子女、伴侶,或任何一個我們所愛的人。 傷痛不只來自彼此之間的衝突或抗拒,也不只來自倔強的屈服;當對方有著「因為你是為我好,所以我得接受」的想法時,即使是心甘情願的妥協,他依然都因此變得「不再是自己」。松樹不松樹了,苔癬不苔癬了,孩子不孩子了,我也不我了……無法真正成為自己、活出自己,當然會造成傷痛。 當我們真正地愛一個人,不會希望對方痛苦。當對方能真正自在地舒展自己,感覺自己所有真實面貌都被接納、被包容的時候,或許才是真正的愛的展現。因為,那也是我們所有人都希望被愛的方式,不是嗎?”

根本沒有節哀順變這回事

曾寶儀在她的書“人生最大的成就,是成爲你自己”裏提到“當爺爺離開這世界,我心中的悲傷巨大到難以言喻。於是,當我經歷過爺爺離世,我再也無法對人說“節哀順變”。因為我知道,根本沒有節哀順變這回事。當悲傷確確實實出現在人們生命當中,沒有任何一套標準處理程序,能讓人照著步驟就順利消化它。 每個人都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去經驗、去化解那份複雜的情緒。”

當然,作爲身邊的人,我們可以做的就是讓人知道和感受到他們并不是孤單和無助的,他們是被愛和信任的,但同一時間,他們有自由按照他們獨特的情況和時間處理自己的情緒。

愛情就是一碗飯?

對於愛情而言,並不需要整天的海誓山盟,有時候只需平淡的就像一碗飯。

那是個秋季,有個女孩認識了一個男孩子。 他們開始了一段浪漫的時光。一切都和女孩想像中的一樣美麗。 那些日子裡,女孩的辦公桌上,開始有玫瑰花。 據說,玫瑰是代表愛情的。女孩細心地為玫瑰換水,用前所未有的溫柔目光注視它們。 辦公室裡的女孩子們,常常在一起討論有關愛情的話題。 而戀愛中的那個女孩總是說:「愛情,一定要有浪漫的,美麗的,就好像──好像那些玫瑰花!」

後來,有一天晚上,男孩帶女孩去一家小餐館吃飯。 女孩吃飯的時候,男孩坐在對面,看著她吃。 女孩吃著吃著,忽然想起了小時候,外婆就常常這樣坐在她對面,看著她吃飯。外婆的目光裡,含著慈祥和喜愛,讓小時候的她,充滿了被寵愛的感覺,那種感覺只有一個詞可以形容:幸福。 女孩抬頭看男孩的眼睛。那雙含笑的眼睛裡映著女孩的臉,竟然也是很慈祥的樣子。那一刻女孩彷彿回到了從前,小小的心裡溢滿了被愛的快樂。

女孩吃剩半碗飯,放在一邊。 男孩對她笑笑,伸手拿走了那半碗飯,開始吃起來。吃得那樣香甜,那樣自然。 女孩愣了愣。在她的印象中,只有外婆和父母才吃過她吃剩下的飯。那是只有一家人才可以做得這麼自然的事啊。

而男孩…… 「嘿,妳知道嗎,我忽然想起了什麼?」男孩吃著飯,說:「我忽然想,如果以後有一天,我們窮得只剩下一碗飯,我一定會讓妳先吃飽。真的,我發誓!」 女孩想,這真是一個奇怪的誓言啊,但這卻是男孩對女孩許下的唯一誓言!不知道為什麼,女孩卻為這個奇怪的、有關一碗飯的誓言哭了……

此後,當同伴們再次說起愛情時,那個女孩就總是會說:「愛情啊,愛情就是一碗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