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工? 工造我!

區詳江博士前些年所寫的《我做工? 工造我!》是一本關於工作與自我的雙向旅程的書。 我非常同意他所說的,“人生是一個旅程,工作亦然 這是一段雙向的旅程;透過工作,我們在外在世界留下我們的足印。。。透過工作,我們在自己内心的世界,發掘自我,模塑自我,認識自我,。。這是一項内在的工作。。。透過内在的工作,我們能更有創意的面對外在工作。。。”。 但願我們不會被工作淹沒和耗盡,而是能在工作中得著意義和自我的實現。

今天你選擇了甚麼態度呢?

每天你都能選擇享受你的生命,或是憎恨它。這是唯一一件真正屬於你的權利:沒有人能夠控制或奪去的東西就是你的態度。如果你能時時注意到這個事實,你生命中的其他事情就會變得容易許多。

今天你選擇了甚麼態度呢? 今天你享受你的生命嗎?

自己的價值自己來定

一位禪師為了啟發門徒,給徒弟一塊石頭,叫他去蔬菜市場,並且試著賣掉。這塊石頭很好看。師父說:「不要賣掉它,只是試著賣掉它。注意多觀察,多問一些人,然後只要告訴我在蔬菜市場它能賣多少錢。」

徒弟去了菜市場。在這裡,許多人看著石頭想:它可以作很好的小擺設,我們的孩子可以玩,或者我們也可以把它當作稱菜用的秤砣。於是他們出的價只不過是幾個小硬幣。徒弟回去後說:「它最多只能賣到幾個硬幣。」

師父說:「現在你去黃金市場,問問那兒的人。但還是不要賣掉它,光問問價。」從黃金市場回來,這個門徒很高興,說:「這些人太棒了。他們樂意出到一千塊錢。」

師父說:「現在你去珠寶商那兒,但不要賣掉它。」 徒弟又去了珠寶商那兒。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們竟然樂意出五萬塊錢,他不願意賣,他們繼續抬高價格──一直出到十萬。但是徒弟說:「我不打算賣掉它。」他們說:「我們出二十萬、三十萬,或者你要多少就多少,只要你肯賣!」徒弟說:「我不能賣,我只是問問價。」他心想:「這些人瘋了!」他自己覺得蔬菜市場的價已經足夠了。

徒弟回去了,師父拿回石頭說:「你現在明白了吧,自己的價值並不是讓別人來定的,而是由你自己來定的。當你認為自己是菜市場的價格,那麼幾枚硬幣也就賣了,而當你認為自己是一塊無價的寶石時,幾十萬你也不願意賣。」

各位,要自信,自尊和自重。

放得下煩惱

人生眾多的煩惱都是我們自己強加上去的,佛之所以沒有煩惱是因為他把所有的東西都放下了,包括金錢、名聲、色相、爭執等等,當然自身也就會輕輕鬆鬆、開開心心的。 其實, 我們不需要等到“成佛”, 我們現在就可以打開我們的心, 張開我們的手,不抓緊和強留任何,我們也放下了煩惱。

什麽可以買到,什麽是買不到的

有錢可以買到樓,但不可以買到家;
有錢可以買到鐘錶,但不可以買到時間;
有錢可以買到珠寶,但不可以買到真美;
有錢可以買到床,但不可以買到睡眠;
有錢可以買到書,但不可以買到智慧;
有錢可以買到文憑,但不可以買到真才實學;
有錢可以買到幫手,但不可以買到人心;
有錢可以買到權勢,但不可以買到威信;
有錢可以買到地位,但不可以買到尊重;
有錢可以買到醫療服務,但不可以買到健康;
有錢可以買到血液,但不可以買到生命;
有錢可以買到性,但不可以買到愛;

當然最好就是又有購買力,又有那些買不到的,那會是一個多麽美好的人生呢?!  如果有錢就可有購買力,那麽那些買不到的,我們又是如何得到擁有的呢? 你知道嗎?

敢於直視生命裡的恐懼

台灣的田定豐曾經寫道,“原來,我們每一個人都不像是別人眼中看起來的那樣堅強,總是堆疊許多外在的成就,來掩飾生命裡不敢直視的恐懼。” 你呢,在你生命裡的恐懼你不敢直視面對的呢? 聖經說的好,在愛裡沒有恐懼。 從這一刻開始,學習去愛和接納自己。

難迴避的孤寂

孤寂,是一種生命很難迴避的感受和體會。在一生的成長過程,某些生命階段,每個人必然都要體會這種深刻的人生滋味。這種感受,來自一種人際上的孤單、疏離和寂寞感,發生的原因很多,像是因為地理上和人群的疏遠距離而導致的孤立,或是心理上情感的斷裂所帶來的親密感失落和情感空虛。朋友, 你現在感到孤寂嗎?解寂不要往外尋求 而要往心裡去。 你會在那裡找到家。

牽著鍋牛散步

上帝給我一個任務,叫我牽一隻蝸牛去散步。 我不能走得太快,蝸牛已經盡力爬,每次仍總是挪那麼一點。 我催促它,我嚇唬它,我責備它,蝸牛用抱歉的眼光看著我,彷彿說:“我已經盡了全力!” 我拉它,我扯它,我甚至想踢它,蝸牛受了傷,它流著汗,喘著氣,往前爬。 真奇怪,為什麼上帝要我牽一隻蝸牛去散步?  “上帝啊!為什麼?”天上一片安靜。 唉! 也許上帝抓蝸牛去了! 好吧! 鬆手吧! 反正上帝不管了,我還管什麼? 任蝸牛往前爬,我在後面生悶氣。 待放慢了腳步,靜下心來…… 咦? 忽然聞到了花香,原來這邊有個花園。 我感到微風吹來,原來夜裡的風這麼溫柔。 還有! 我聽到鳥聲,我聽到蟲鳴,我看到滿天的星斗,多美。 咦? 以前怎麼沒有這些體會? 我這才想起來,莫非是我弄錯了! 原來上帝叫蝸牛牽我去散步。 你找到你的蝸牛了嗎? 偶爾出去散散步吧!

孫寶玲牧師寫的女兒戀愛了

因為女兒進入青少年期,所以孫牧師這本書的題目已經吸引了我。 本書其中一個重點就是作父母要學習放手。 在放手之前,難的是要先學習放心。 放心兒女們其實是可以面對困難和跌倒的。。。這樣我們才能更認識,明白, 尊重和信任我們的兒女。這不正是青少年所想要和需要的嗎?

紀伯倫的詩,“孩子”

黎巴嫩詩人、散文家、畫家紀伯倫有一篇被冰心翻譯成中文的詩,“孩子”:

“你們的孩子,都不是你們的孩子,

乃是「生命」為自己所渴望的兒女。

他們是借你們而來,卻不是從你們而來,

他們雖和你們同在,卻不屬於你們。

你們可以給他們以愛,卻不可給他們以思想,

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

你們可以蔭庇他們的身體,卻不能蔭庇他們的靈魂,

因為他們的靈魂,是住在「明日」的宅中,那是你們在夢中也不能想見的。

你們可以努力去模仿他們,卻不能使他們來像你們,

因為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與「昨日」一同停留。

你們是弓,你們的孩子是從弦上發出的生命的箭矢。

那射者在無窮之中看定了目標,也用神力將你們引滿,使他的箭矢迅疾而遙遠地射了出去。

讓你們在射者手中的「彎曲」成為喜樂吧;

因為他愛那飛出的箭,也愛那靜止的弓。

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

你們可以蔭庇他們的身體,卻不能蔭庇他們的靈魂,

因為他們的靈魂,是住在「明日」的宅中,那是你們在夢中也不能想見的。

你們可以努力去模仿他們,卻不能使他們來像你們,

因為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與「昨日」一同停留。

你們是弓,你們的孩子是從弦上發出的生命的箭矢。

那射者在無窮之中看定了目標,也用神力將你們引滿,使他的箭矢迅疾而遙遠地射了出去。

讓你們在射者手中的「彎曲」成為喜樂吧;

因為他愛那飛出的箭,也愛那靜止的弓。”

雖然這是一首上百年的詩,但作為一名兒子和父親,我認爲並不過時。 作爲兒子,我一直渴望作那隻射出的箭;作爲父親,我盼望我可以成爲那滿的弓。 但願那射者,生命的創造主幫助我可以成爲這樣的箭和弓。

放下,是對自己的一種慈悲

放下什麽才是對自己的一種慈悲呢? 過去種種在心頭,有怨恨、自卑、悲傷、内疚、虧欠 、人和事,。。。一直壓在我們心裏的一切。 你不能在擔下去了,是時候放下了。

那是對自己的一種慈悲。 沒有誰和什麽能夠,其實是自己一直把過去的硬留下來,是自己沒有放過自己,使自己的當下如此的沉重和痛苦。

放下了就得自由了。

當然,我的雙手是向著主張開的。 唯有他才能釋放我。

念劉開的“問説”有感

清代文人劉開所寫的“問説”的第一段是,“君子之學必好問。問與學,相輔而行者也。非學無以致疑,非問無以廣識;好學而不勤問,非真能好學者也。理明矣,而或不達於事;識其大矣,而或不知其細,舍問,其奚決焉?”

將這一段翻譯成現代中文,可以是,“一個有見識的人,他做學問必然喜歡向別人提問請教。“問”和“學”是相輔相成地進行的,不“學”就不能提出疑難,不“問”就不能增加知識。喜愛學習卻不多問,不是真的喜愛學習的人。道理明白了,可是還不能套用於實際,認識了那些大的(原則、綱領、總體),可是還可能不了解那些細節,(對於這些問題)除了問,怎么能解決問題呢?”

念到這裏的時候,我不禁在想,到底是什麽時候我們的學習變成只重視接收,”填鴨“和”題海“,不斷地記、背和練,而不重視”問“這一方面呢?

其實小孩子就是透過”問“(跟這個很有關係的就是勇於嘗試、體驗和不懼失敗)來學習的,他們是”不恥下問“。在他們學習所要突破的和效果是驚人,反而越大越失去了那些驚人的突破力。

我會在以後的短文裏談論原來”問“在溝通方面也會大大地幫助我們減低誤會和增加彼此的理解和認識的。

輔導與聆聽

當代的心理心靈輔導正在經歷著跨越性的轉變。慢慢從訴說和分析的模式轉化成爲一起聆聽的模式。 過往心理心靈輔導者為被輔導者作出診斷,並按照其學識經驗為被輔導者提供解決方案和出路。

而當代的心理心靈輔導者與被輔導者一起聆聽故事,内在的聲音,作爲牧師和基督徒就更是一起聆聽上帝的聲音。 輔導者只是協助被輔者自己發現自己的道路。 每一個人和關係都是獨特,是要自己行自己的道路。

其實在教養兒女方面也是如此,作父母對兒女有期待是自然的,但記得兒女有屬於自己的道路去行,我們是幫助他們去發現和扶持他們踏上他們的人生道路。

我們真正想要的是平靜

拜倫(Bryon Katie) 和史提芬(Stephen Mitchell)夫婦合著的 ”轉念瞬間,喜悅無處不在” (a thousand names for Joy: living in harmony with the Way things are)是一本以道德經精神教我們轉念的靈性經典作品。 其中關於“平靜”的一段給我許多的啓發,願與你分享:

”我們如何回應一個看似不受掌控的世界? 這世界之所以看起來如此,是因爲它確實不受掌控。 不管你要不要,太陽都會升起,烤麵包機會壞掉,上班途中會有人超車、切進來搶道。 事實上,我們從來就沒有掌控什麽過。 事情順心時,我們有的只是掌控的幻覺;事情不順心時,我們就說我們失去了掌控。 我們渴望某種超越這一切的開悟狀態,並幻想我們能在這種狀態下再次掌控一次。 然而,我們真正想要的要平靜。 我們以爲掌控就能找到平靜”。

東方信仰的回應就是放下放手不再企圖抓住和掌控。 唯有我們内在有平安,而非靠掌控。 基督信仰進一步說,平靜更是來自上帝,唯有上帝的靈進入我們的心裏,我們的内在才有平安。

至於如何和在哪裏得到平安以後再談,共通之處是平安非出於掌控。 你想得到這樣的平安嗎?

兩代之間,鹽跟飯

有長輩跟晚輩說,“我吃的鹽比你吃的飯要多”。 晚輩說,“對不起,我吃的飯和你吃的鹽不一樣”。 我插上一句,“適量的鹽和豬油跟適量的飯撈在一起,是絕配,很好吃的”。 我小時侯很窮,沒有管健康的問題,不過的確,只要是適量的話,鹽和飯并不是不可以在一起和甚至發揮作用的。 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