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的動與在

楊定一在他的書 “無事生非:不同,甚至顛倒的生命與靈性觀” 裡寫道:

“你我這一生,都是透過「動」想得到什麼東西——也許是強化某一些價值觀,標榜自己的角色,取得怎樣的好處,改善這一生甚至下一生的命運,或得到什麼意義。就連修行,一樣你我這一生,都是透過「動」想得到什麼東西——也許是強化某一些價值觀,標榜自己的角色,取得怎樣的好處,改善這一生甚至下一生的命運,或得到什麼意義。就連修行,一樣離不開這種「動」或追求,都想在最後得到點什麼——領悟、開悟、頓悟或是「全部生命系列」所稱的「醒覺」。 我們都忘了,修行其實是「在」的觀念,倒不是靠「動」。”

楊定一所指出的“在”就是英文的being。 也有人將being翻譯為“所是”。原來修行的目的不是就是我們所“修”的“行”,而是透過修行來讓我們體驗和活在每一個當下裡。 原來尋尋覓覓,兜兜轉轉,我們才發現生命的寶藏和豐盛就在現在,就在這裡,就在我們裡面。不再活在“虛幻”裡,而是真實的現在當下,那就是我們修行的目標和目的。其實,我們並不需要去哪裡,就在“現在”。

真與坦誠

教會的朋友或者會經歷過和聽過這樣的情況:有人在被某些做人好“真”人所説的“愛心說的誠實話”傷害過。  李兆康和區祥江所寫的書“情緒有益”裏指出 “‘真‘ 包含對自己誠實,須分辯表達感受的真正動機:是要促進與對方的關係? 是要發泄對對方的不滿? 是要以攻擊來滿足自己積壓的苦澀? 只要我們捫心自問,不難分辨自己的動機是否正確.  ‘坦誠’表示我們所表達的是真誠和與事實符合,並非說事事都要表達。 有時候在表達上留有餘地,甚至選擇不提,其實是待人最基本的修養呢!”  作一個“做人很真”的人,彼此“坦誠”對待,由我們自己開始。

做回自己的“自由”

理查神父(Richard Rohr)在他的書“踏上生命的第二旅程” (Falling Upward: A Spirituality for the Two Halves of Life)裏寫道:

“你一旦面對了自己隱藏、否認的自我,就沒有甚麽足以讓你感到焦慮了,因爲你不必再擔心、也不必害怕曝光 – 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別人。  游戲結束了,而你自由了。。。不再有任何需要被保護或營造的假面了。  你終於是你自己了,你可以做自己了,完全無須僞裝或恐懼。”

當然,面對自己需要無比的勇氣、以及對自己真正價值的認知。  這需要從外而來的恩典,也需要内在的力量和信心。  而且這也是我們一生的道路。  當我們到了塵世的終點的時候,我們才能開始得到真正和完全的自由。  當然,就在當下,你和我就可以開始這個得著自由的道路和體驗。

我也要如此“簡單地過活”

理查神父(Richard Rohr)在他的書“踏上生命的第二旅程” (Falling Upward: A Spirituality for the Two Halves of Life)裏寫道:

“。。。我不再需要證明我或我的團體是最棒的,我的民族是最優秀的,我的宗教是神唯一所愛的,或者是我在社會中的角色與地位值得受到更好的待遇。  我不再汲汲營營於堆積更多的好處或服務;簡單地說,我每天的渴求與努力都是要回饋,回饋我所獲得的一切,回饋一些給這個世界。  現在,我明白宇宙、社會和上主都是如此無償地賜予我一切。  現在,正如 Elizabeth Seton 所説,我試圖‘簡單地過活,好讓大家都得以生活’。”

我想如果我們能如此地過活的話,我們個人的生活也變得更有平安和喜樂;而這個會變得更和平美好的。 那麽,也就從我自己開始吧,簡單地過活,不需要去爭奪、比較和證明,只是心存感恩,努力作好自己,並回饋社會。

三百六十五次的“不要怕”

聖經最常見的一句話是,“不要怕”. 有人數過有三百六十五次。 我們人每天都面對經歷使我們感到害怕的人,事,感覺,記憶和幻覺。 但有上帝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同在,我們是不用怕。 上帝是我們每天的盾牌和山寨。 主耶穌也常常安慰和堅固門徒說,“不要怕”. 朋友,你相信主耶穌的說話嗎? “不要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