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

4歲時:我爸爸什麼都行

7歲時:我爸爸知道得很多很多

8歲時:我爸爸並不是什麼都知道

12歲時:一般說來,爸爸應該不會懂這個的

14歲時:爸爸?老古董

21歲時:他跟不上時代

25歲時:他好像知道一些,但不是真懂

30歲時:也許可以問一問爸爸

35歲時:等一等,該問問我們是否應該做

50歲時:我知道爸爸會怎麼想,他是那麼的聰明

60歲時:爸爸每件事都知道

65歲時:如果爸爸在這兒有多好,我一定會和他好好談談。

前兩天,在外一起吃晚餐後送爸爸媽媽回家。 這兩天爸爸的痛風症又犯了。 我把車停在他們住所門前,幫他們兩老下車,如以往一樣在門前道別。 這一次,我目送他們從車慢步到他們的門口開門進屋,只見爸爸的背影比以前蹣跚了許多。 那時有許多的感觸,而我不禁想起原來自己離“入伍”已不遠了。 難怪最近,當我跟爸爸談起祖國和政權的歷史和現實時,我們的看法越來越近了。 這麽多年,他的看法並沒有改,是我改變了。 原來爸爸在那些事情上所説的一點都沒有錯。 而他所說的那些人和那政權,在本質上也從來都是這樣。 我在想,當那些有這麽多經驗和認知的人離去後,又有誰來告訴我們和我們的下代事實和真相呢?

簡單的富足

在柯樂維所寫的《簡單的富足》這一本書裡,他就談到了,在許多年前,他的爸爸拒絕了高薪工作而獻身服事上帝。

當年,他的父親每個月的薪水是非常的低。 當然,現在西方教會的牧者的薪水就大不一樣了。 作者從小就經歷並知道,他的父母幾乎一輩子都活在政府所謂的“貧窮水平”之下。

有一天晚上,作者在無意中聽到他的爸爸對他的媽媽說: “親愛的,家裡的錢足夠我們一生用的,只要我們活不過星期四就行了!

但星期四過去了,日子一天天過去了,好多年也就這樣平安度過了。多少年來,作者的爸爸都是租房子住,汽車是老爺破車,沒有任何存款或投資,當然更沒有任何保障。

其實,作者本身也並不比爸爸富有,直到他的書出版並有理想的銷售量。 當作者因著收入增加之後,他和太太才有錢接作者的爸爸和媽媽來與他們同住。

在一封給作者的感謝信裡,他的爸爸分享說:“我們的夢想從來都不是好運或財富。我們夢想有好些年的忠心服事,上帝給了我們五十五個年頭。 我們夢想有幾個愛主的孩子,上帝一口氣給了我們五個。”

作者在他的書裡說:“我走遍世界各國,都沒找到比爸媽更富有的人。。。他們忠誠盡責的一生,服事上帝的一生,豐富滿足又洋溢盼望的一生”。

在作者回復我的電郵的時候,他分享說:“你生命是否富足並不是取決於你擁有甚麼,而是甚麼擁有你”。各位,到底是什麼正在擁有著你們呢?

什麽可以買到,什麽是買不到的

有钱可以买到楼,但不可以买到家;
有钱可以买到钟表,但不可以买到时间;
有錢可以買到珠寶,但不可以買到真美;
有钱可以买到床,但不可以买到睡眠;
有钱可以买到书,但不可以买到智慧;
有錢可以買到文憑,但不可以買到真才實學;
有錢可以買到幫手,但不可以買到人心;
有錢可以買到權勢,但不可以買到威信;
有钱可以买到地位,但不可以买到尊重;
有钱可以买到医疗服务,但不可以买到健康;
有钱可以买到血液,但不可以买到生命;
有钱可以买到性,但不可以买到爱;
有錢可以買到婚姻,但不可以買到幸福

當然最好就是又有購買力,又有那些買不到的,那會是一個多麽美好的人生呢?! 如果有錢就可有購買力,那麽那些買不到的,我們又是如何得到擁有的呢? 你知道嗎?

敢於直視生命裡的恐懼

台灣的田定豐曾經寫道,“原來,我們每一個人都不像是別人眼中看起來的那樣堅強,總是堆疊許多外在的成就,來掩飾生命裡不敢直視的恐懼。” 你呢,在你生命裡的恐懼你不敢直視面對的呢? 聖經說的好,在愛裡沒有恐懼。 從這一刻開始,學習去愛和接納自己。

不要看輕自己,和自己可以做的

在一次演講裡,天生沒有手和腳的澳洲基督徒力克·胡哲分享道,有許多的人將他們的焦點放在他們所不能擁有,得到和改變的事情上;在好多的時候,人為到了擁有和得到那些想要的,付出不值得的代價,更忽略和看輕了他們所擁有的(舉例身體、健康。家庭、親人、朋友。。)。結果,人所得到反而只是痛苦和失落。

因為有著上帝,和對生命的感恩,天生沒有手和腳的澳洲基督徒力克竟然可以做到許多有手有腳的人都難做到的(舉例),更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標和意義所在,就是藉著自己的經歷所寫的書和演講,為人帶來鼓勵,更見證上帝的榮耀和恩典。

我最深刻的就是,他曾經擔心因為自己沒有手,就不能夠握著將來妻子的手(hold her hand);但後來,他明白了,作為好丈夫,他可以做到,就是擁抱妻子的心(hold her heart)。

即使沒有手可以做唯有有手才可以做得到的事情,但是卻有生命,並以生命和愛來擁有妻子的心,才是作丈夫的要做的,最重要的事。前一段日子,力克終於可以做到了,他要做的,這樣的丈夫,結了婚,一生學習擁抱妻子的心。

所以,不要看輕自己,和自己可以做的。為自己所付出的每分努力而鼓掌,然後繼續努力和堅持。

 

你點著一盞燈的家

三毛說:“家就是一個人在點著一盞燈等你。” 當你受傷的時候,當你孤立無助的時候,當你一無所有的時候,別忘了,回家吧,家會輕輕撫平你的創傷,家會用真情溫暖你孤獨的心。 漂泊良久,你會發現,惟有家才是你最忠實的港灣,惟有家才是你可以停靠的碼頭。那麼,請你點著和守護這盞燈吧!

顏回輸冠

近來流傳甚廣的一則關於孔子的弟子顔回的寓言故事是 “顏回輸冠”。  這則故事不見經傳,當是後人杜撰。 但個中意義卻值得我在這裏分享。 一天,孔子的得意門生顏回去街上辦事,見一家布店前圍滿了人。 他上前一問,才知道是買布的跟賣布的發生了糾紛。 只聽買布的大嚷大叫:三八就是二十三,你為啥要我二十四個錢? 顏回走到買布的跟前,施一禮說:“這位大哥,三八是二十四,怎麼會是二十三呢?是你算錯了,不要吵啦。”買布的仍不服氣,指著顏回的鼻子說:“誰請你出來評理的?你算老幾?要評理只有找孔夫子,錯與不錯只有他說了算!走,咱找他評理去!” 顏回說:“好。孔夫子若評你錯了怎麼辦?” 買布的說:“評我錯了輸上我的腦袋。你錯了呢?” 顏回說:“評我錯了輸上我的帽子。” 二人打著賭,找到了孔子。孔子問明了情況,對顏回笑笑說:“三八就是二十三哪!顏回,你輸啦,把帽子取下來給人家吧!” 顏回從來不跟老師鬥嘴。他聽孔子評他錯了,就老老實實摘下帽子,交給了買布的。那人接過帽子,得意地走了。對孔子的評判,顏回表面上絕對服從,心裡卻想不通。他認為孔子已老糊塗,便不想再跟孔子學習了。 第二天,顏回就藉故說家中有事,要請假回去。孔子明白顏回的心事,也不挑破,點頭準了他的假。顏回臨行前,去跟孔子告別。孔子要他辦完事即返回,並囑咐他兩句話:“千年古樹莫存身,殺人不明勿動手。” 顏回應聲“記住了”,便動身往家走。 路上,突然風起雲湧,雷鳴電閃,眼看要下大雨。顏回鑽進路邊一棵大樹的空樹幹裡,想避避雨。他猛然記起孔子“千年古樹莫存身”的話,心想,師徒一場,再聽他一次話吧,又從空樹幹中走了出來。他剛離開不遠,一個炸雷,把那棵古樹劈個粉碎。顏回大吃一驚:老師的第一句話應驗啦!難道我還會殺人嗎? 顏回趕到家,已是深夜。他不想驚動家人,就用隨身佩帶的寶劍,撥開了妻子住室的門栓。回到床前一摸,啊呀呀,南頭睡個人,北頭睡個人!他怒從心頭起,舉劍正要砍,又想起孔子的第二句話“殺人不明勿動手”。他點燈一看,床上一頭睡的是妻子,一頭睡的是妹妹。

天明,顏回又返了回去,見了孔子便跪下說:“老師,您那兩句話,救了我、我妻和我妹妹三個人哪!您事前怎麼會知道要發生的事呢?”  孔子把顏回扶起來說:“昨天天氣燥熱,估計會有雷雨,因而就提醒你‘千年古樹莫存身’。你又是帶著氣走的,身上還佩帶著寶劍,因而我告誡你‘殺人不明勿動手’。”

顏回打躬說:“老師料事如神,學生十分敬佩!” 孔子又開導顏回說:“我知道你請假回家是假的,實則以為我老糊塗了,不願再跟我學習。你想想:我說三八二十三是對的,你輸了,不過輸個帽子;我若說三八二十四是對的,他輸了,那可是一條人命啊!你說帽子重要還是人命重要?”

顏回恍然大悟,“噗通”跪在孔子麵前,說: “老師重大義而輕小是小非,學生還以為老師因年高而欠清醒呢。學生慚愧萬分!”從這以後,孔子無論去到哪裡,顏回再沒離開過他。

各位,這跟“指鹿爲馬”不同。  “指鹿爲馬”是為自己的私心,可以是顛倒是非黑白。 而”顏回輸冠“”則是為了他人的命,是成就大義的。  朋友,你可知道其分別嗎?  朋友,寧願“輸冠”,也不要“指鹿爲馬“。 而在當今,我們多麽需要孔子教導顔回那種重大義啊!

牽著鍋牛散步

上帝給我一個任務,叫我牽一隻蝸牛去散步。 我不能走得太快,蝸牛已經盡力爬,每次仍總是挪那麼一點。 我催促它,我嚇唬它,我責備它,蝸牛用抱歉的眼光看著我,彷彿說:“我已經盡了全力!” 我拉它,我扯它,我甚至想踢它,蝸牛受了傷,它流著汗,喘著氣,往前爬。 真奇怪,為什麼上帝要我牽一隻蝸牛去散步?  “上帝啊!為什麼?”天上一片安靜。 唉! 也許上帝抓蝸牛去了! 好吧! 鬆手吧! 反正上帝不管了,我還管什麼? 任蝸牛往前爬,我在後面生悶氣。 待放慢了腳步,靜下心來…… 咦? 忽然聞到了花香,原來這邊有個花園。 我感到微風吹來,原來夜裡的風這麼溫柔。 還有! 我聽到鳥聲,我聽到蟲鳴,我看到滿天的星斗,多美。 咦? 以前怎麼沒有這些體會? 我這才想起來,莫非是我弄錯了! 原來上帝叫蝸牛牽我去散步。 你找到你的蝸牛了嗎? 偶爾出去散散步吧!

孫寶玲牧師寫的女兒戀愛了

因為女兒進入青少年期,所以孫牧師這本書的題目已經吸引了我。 本書其中一個重點就是作父母要學習放手。 在放手之前,難的是要先學習放心。 放心兒女們其實是可以面對困難和跌倒的。。。這樣我們才能更認識,明白, 尊重和信任我們的兒女。這不正是青少年所想要和需要的嗎?

紀伯倫的詩,“孩子”

黎巴嫩詩人、散文家、畫家紀伯倫有一篇被冰心翻譯成中文的詩,“孩子”:

“你們的孩子,都不是你們的孩子,

乃是「生命」為自己所渴望的兒女。

他們是借你們而來,卻不是從你們而來,

他們雖和你們同在,卻不屬於你們。

你們可以給他們以愛,卻不可給他們以思想,

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

你們可以蔭庇他們的身體,卻不能蔭庇他們的靈魂,

因為他們的靈魂,是住在「明日」的宅中,那是你們在夢中也不能想見的。

你們可以努力去模仿他們,卻不能使他們來像你們,

因為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與「昨日」一同停留。

你們是弓,你們的孩子是從弦上發出的生命的箭矢。

那射者在無窮之中看定了目標,也用神力將你們引滿,使他的箭矢迅疾而遙遠地射了出去。

讓你們在射者手中的「彎曲」成為喜樂吧;

因為他愛那飛出的箭,也愛那靜止的弓。

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

你們可以蔭庇他們的身體,卻不能蔭庇他們的靈魂,

因為他們的靈魂,是住在「明日」的宅中,那是你們在夢中也不能想見的。

你們可以努力去模仿他們,卻不能使他們來像你們,

因為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與「昨日」一同停留。

你們是弓,你們的孩子是從弦上發出的生命的箭矢。

那射者在無窮之中看定了目標,也用神力將你們引滿,使他的箭矢迅疾而遙遠地射了出去。

讓你們在射者手中的「彎曲」成為喜樂吧;

因為他愛那飛出的箭,也愛那靜止的弓。”

雖然這是一首上百年的詩,但作為一名兒子和父親,我認爲並不過時。 作爲兒子,我一直渴望作那隻射出的箭;作爲父親,我盼望我可以成爲那滿的弓。 但願那射者,生命的創造主幫助我可以成爲這樣的箭和弓。

掃心地

曾經聽人唱過一首這樣的佛教兒歌,其實也是為所有人寫的 ”掃心地“:

掃地掃地掃心地 心地不掃空掃地
人人若把心地掃 烏雲煩惱皆遠離
人人若把心地掃 烏雲煩惱皆遠離
掃地掃地掃心地 心地不掃空掃地
人人若把心地掃 遠望高山變平地
人人若把心地掃 遠望高山變平地
掃地掃地掃心地 心地不掃空掃地
人人若把心地掃 世間皆成清淨地
人人若把心地掃 世間皆成清淨地
掃地掃地掃心地 心地不掃空掃地
人人若把心地掃 朵朵蓮花開心裡
人人若把心地掃 朵朵蓮花開心裡
朵朵蓮花開心裡 朵朵蓮花開心裡

在我們還未覺悟到達”本來無一物“的境界前,勤掃心地是我們修行的目的。 或者這也是我們得道的需要。 以後我會多分享修心地之道。

放下,是對自己的一種慈悲

放下什麽才是對自己的一種慈悲呢? 過去種種在心頭,有怨恨、自卑、悲傷、内疚、虧欠 、人和事,。。。一直壓在我們心裏的一切。 你不能在擔下去了,是時候放下了。

那是對自己的一種慈悲。 沒有誰和什麽能夠,其實是自己一直把過去的硬留下來,是自己沒有放過自己,使自己的當下如此的沉重和痛苦。

放下了就得自由了。

當然,我的雙手是向著主張開的。 唯有他才能釋放我。

念劉開的“問説”有感

清代文人劉開所寫的“問説”的第一段是,“君子之學必好問。問與學,相輔而行者也。非學無以致疑,非問無以廣識;好學而不勤問,非真能好學者也。理明矣,而或不達於事;識其大矣,而或不知其細,舍問,其奚決焉?”

將這一段翻譯成現代中文,可以是,“一個有見識的人,他做學問必然喜歡向別人提問請教。“問”和“學”是相輔相成地進行的,不“學”就不能提出疑難,不“問”就不能增加知識。喜愛學習卻不多問,不是真的喜愛學習的人。道理明白了,可是還不能套用於實際,認識了那些大的(原則、綱領、總體),可是還可能不了解那些細節,(對於這些問題)除了問,怎么能解決問題呢?”

念到這裏的時候,我不禁在想,到底是什麽時候我們的學習變成只重視接收,”填鴨“和”題海“,不斷地記、背和練,而不重視”問“這一方面呢?

其實小孩子就是透過”問“(跟這個很有關係的就是勇於嘗試、體驗和不懼失敗)來學習的,他們是”不恥下問“。在他們學習所要突破的和效果是驚人,反而越大越失去了那些驚人的突破力。

我會在以後的短文裏談論原來”問“在溝通方面也會大大地幫助我們減低誤會和增加彼此的理解和認識的。

泰戈爾詩裏的正念

在他的“飛鳥”詩集裏,泰戈爾寫道,“今早我坐在窗前,世界儼如路人,停留了一會兒,朝我點了點頭就走了”。

如果我們沒有以正念的方式活在當下,那麽我們的生命和日子就正如泰戈爾所道的,“ “世界儼如路人,停留了一會兒,朝我點了點頭就走了”。

朋友們,好好地珍惜和享受每一個當下所賜個你的禮物吧。

輔導與聆聽

當代的心理心靈輔導正在經歷著跨越性的轉變。慢慢從訴說和分析的模式轉化成爲一起聆聽的模式。 過往心理心靈輔導者為被輔導者作出診斷,並按照其學識經驗為被輔導者提供解決方案和出路。

而當代的心理心靈輔導者與被輔導者一起聆聽故事,内在的聲音,作爲牧師和基督徒就更是一起聆聽上帝的聲音。 輔導者只是協助被輔者自己發現自己的道路。 每一個人和關係都是獨特,是要自己行自己的道路。

其實在教養兒女方面也是如此,作父母對兒女有期待是自然的,但記得兒女有屬於自己的道路去行,我們是幫助他們去發現和扶持他們踏上他們的人生道路。

我們真正想要的是平靜

拜倫(Bryon Katie) 和史提芬(Stephen Mitchell)夫婦合著的 ”轉念瞬間,喜悅無處不在” (a thousand names for Joy: living in harmony with the Way things are)是一本以道德經精神教我們轉念的靈性經典作品。 其中關於“平靜”的一段給我許多的啓發,願與你分享:

”我們如何回應一個看似不受掌控的世界? 這世界之所以看起來如此,是因爲它確實不受掌控。 不管你要不要,太陽都會升起,烤麵包機會壞掉,上班途中會有人超車、切進來搶道。 事實上,我們從來就沒有掌控什麽過。 事情順心時,我們有的只是掌控的幻覺;事情不順心時,我們就說我們失去了掌控。 我們渴望某種超越這一切的開悟狀態,並幻想我們能在這種狀態下再次掌控一次。 然而,我們真正想要的要平靜。 我們以爲掌控就能找到平靜”。

東方信仰的回應就是放下放手不再企圖抓住和掌控。 唯有我們内在有平安,而非靠掌控。 基督信仰進一步說,平靜更是來自上帝,唯有上帝的靈進入我們的心裏,我們的内在才有平安。

至於如何和在哪裏得到平安以後再談,共通之處是平安非出於掌控。 你想得到這樣的平安嗎?

兩代之間,鹽跟飯

有長輩跟晚輩說,“我吃的鹽比你吃的飯要多”。 晚輩說,“對不起,我吃的飯和你吃的鹽不一樣”。 我插上一句,“適量的鹽和豬油跟適量的飯撈在一起,是絕配,很好吃的”。 我小時侯很窮,沒有管健康的問題,不過的確,只要是適量的話,鹽和飯并不是不可以在一起和甚至發揮作用的。 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