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時圓滿,死時安心

羅賓·夏瑪 (Robin S. Sharma) 所寫的書 “死時誰爲你哭泣” (who will cry when you die?)是一本值得讀的書。 在這本書裏,作者為讀者提供了101則以終為始的人生智慧,我在此就不一一列出來,留待大家自己去閲讀了。

而我在這裏只想引述他在書的開頭和結尾的幾段:

“小時候父親跟我說。。。‘出生的時候,你哭,這個世界因你得喜悅;請你好好過這一生,希望你離開的時候,世界為你而哭,但你心中感到喜悅。’ 這個世代,很多人早就忘了活著所為何來。。。我們忘了人何以為人,忘了活著的目的,忘了人在世界上真正重要的事情是什麽。 你死了有誰會哭? 你在有生之年能感動多少人? 你對往後的世代能有什麽影響? 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後,你能留下什麽?。。。多數人直到死前的那一刻才恍然大悟生命的真諦。 年輕時我們汲汲營營,想活得符合社會的期待;忙著追求人生的快樂。。。不要等到臨終之際才了悟人生的意義。。。每天努力想掙得令他們快樂的東西,卻缺乏智慧去明白幸福不等於你達到的成就,而是一種心境。。。人生不要只爲了自己而活。。。人生不是一根短暫的蠟燭,而是一根耀眼的火炬,我得以暫時舉著這把火,而我希望能讓火光燃燒的明亮燦爛,然後再傳遞給未來的世代。”

你正在活出圓滿的人生嗎? 調整你的人生,現在一點也不遲!

這才是真正地去愛一個人

很多人尤其父母輩的人以為自己認識對方,自己為對方設想周詳,也付出巨大的犧牲,這已足夠證明自己對對方的愛的真實。

但曾寶儀在她的書“人一生最大的成就,是成為自己”裡給我們的提醒,值得我們反思:

“人就是這樣。我們經常按自己的想法,去決定是非對錯,卻忽略了「對方」怎麼想。我們覺得這樣美,覺得這樣好,甚至覺得……「我這麼做是為你好」!然而,所有一意孤行、一方強加的「為你好」,最後只會在對方身上留下傷痛。那個對方,可能是植物、動物,也可能是子女、伴侶,或任何一個我們所愛的人。 傷痛不只來自彼此之間的衝突或抗拒,也不只來自倔強的屈服;當對方有著「因為你是為我好,所以我得接受」的想法時,即使是心甘情願的妥協,他依然都因此變得「不再是自己」。松樹不松樹了,苔癬不苔癬了,孩子不孩子了,我也不我了……無法真正成為自己、活出自己,當然會造成傷痛。 當我們真正地愛一個人,不會希望對方痛苦。當對方能真正自在地舒展自己,感覺自己所有真實面貌都被接納、被包容的時候,或許才是真正的愛的展現。因為,那也是我們所有人都希望被愛的方式,不是嗎?”

學會欣賞自己

曾寶儀在她的書“人生最大的成就,是成為你自己”裡分享到一個對她的成長有很大和負面影響的故事而我相信許多國人都深受其害的:

“我從小到大被植入一個「只要我做的不夠好,只要我不順大人的意,就可能會被拋棄」的念頭,以至於我必須要花更多的力氣去填滿那個「我希望我自己更好」、「我希望我不要被丟下」、「我希望我是被這個家需要的那個人」的渴望。 這樣的念頭在我內心深處植下很深的恐懼,就是我隨時有被丟下的恐懼。如果只剩下我一人,與自己相處,成為我一個非常大的課題…原來我是一個無法和自己相處的人。當我停下來看著自己,我會害怕。我沒有辦法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所以我需要不斷地往外跑、不斷地和別人說話…我無法靜下來好好思考。因為我總需要有人、有聲音在我周圍,讓我明白自己並不孤單,讓我能被完全填滿。人在這樣的狀態下,無法分辨什麼對自己有益、什麼對自己無益…”

曾寶儀又分享她的覺醒:

“現在如果讓我重新來過,我會想用另一種方式來生活。 如果我能回到過去,我會跟那時候的寶儀說:「親愛的,這樣並不能解決問題,只會是不斷地惡性循環。問題就像家裡的垃圾,不處理、不解決,只會越積越多。等到妳意識到事情難以轉圜,要想整理,將會是一個非常大的工程。」 現在的我明白,心中的垃圾要勤於打掃。積極覺察,積極處理…當我學會一個人過日子的時候,我也開始學會欣賞我自己。這份欣賞,不是來自他人的肯定,不是他人告訴我:「妳很美、妳很好,跟妳在一起我很開心。」這份欣賞是來自我自己——我覺得我很美、我很好,我讓我自己很開心.”

你欣賞自己嗎? 你有好好關心過和愛過自己嗎?

玻璃心的養成就是其實是自己看不起自己,需要靠別人的欣賞來填滿和平衡自己脆弱的內心。 而且脆弱的心敏感過度,往往不是別人而其實是自己使自己心碎。

好好地面對和照顧好自己的內心和需要吧。

我做工? 工造我!

區詳江博士前些年所寫的《我做工? 工造我!》是一本關於工作與自我的雙向旅程的書。 我非常同意他所說的,“人生是一個旅程,工作亦然 這是一段雙向的旅程;透過工作,我們在外在世界留下我們的足印。。。透過工作,我們在自己内心的世界,發掘自我,模塑自我,認識自我,。。這是一項内在的工作。。。透過内在的工作,我們能更有創意的面對外在工作。。。”。 但願我們不會被工作淹沒和耗盡,而是能在工作中得著意義和自我的實現。

這是一個關於LOVE的故事

自從父親不幸身亡後,十歲的瑪麗只有和母親相依為命。明天就是聖誕節了,疾病纏身的母親,掏出家裡僅有的五美元遞給瑪麗,讓她上街買點禮物給自己。 瑪麗拿著錢卻去找到奧克多醫生。她把五美元遞給醫生,小聲請求道:「奧克多先生,您能再幫我母親做一次腰椎按摩治療嗎?」奧克多輕輕搖了搖頭,無奈道:「瑪麗,五美元不夠的,最少也得五十美元……」瑪麗失望地走出了診所。 大街的一角圍了一些人,瑪麗擠進去一看,是一個街頭的輪盤賭。輪盤上依次刻著二十六個阿拉伯數字,這些數字也依次對應著二十六個英文字母。不管你押多少錢,也不管你押什麼數字,只要輪盤轉兩圈後,指針能停在你的選擇上,那麼你都將獲得十倍的回報。 輪盤賭的主人拉莫斯對著瑪麗揮揮手,示意她走開。瑪麗卻沒有退縮,她猶豫了一會兒,把手中的五美元放在了第十二格上。輪盤轉兩圈後,停在了第十二格,瑪麗的五美元變成了五十美元。輪盤再次旋轉前,瑪麗把五十美元放在了第十五格。瑪麗又贏了,五十美元變成了五百美元。人們開始注意瑪麗,拉莫斯問:「孩子,妳還要玩嗎?」瑪麗把五百美元放在了第二十二格。結果,她擁有了五千美元。拉莫斯的聲音顫抖了:「孩子,繼續嗎?」瑪麗鎮定地把五千美元押在了第五格,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不到一分鐘後,有人忍不住驚呼:「上帝啊,她又贏了!」拉莫斯快哭了:「孩子,妳……」瑪麗認真道:「我不玩了,我要請奧克多先生為我媽媽按摩──我愛我的媽媽!」 瑪麗走後,有人開始計算連續四次猜對的機率有多少。拉莫斯則像呆了似的凝視著自己的輪盤,突然,他痛哭道:「我知道我輸在那裡了,這孩子是用『愛』在跟我賭博啊!」人們這才注意到,瑪麗投注的「十二、十五、二十二、五」四個數字,對應的英文字母正是「L、O、V、E」!

自己的價值自己來定

一位禪師為了啟發門徒,給徒弟一塊石頭,叫他去蔬菜市場,並且試著賣掉。這塊石頭很好看。師父說:「不要賣掉它,只是試著賣掉它。注意多觀察,多問一些人,然後只要告訴我在蔬菜市場它能賣多少錢。」

徒弟去了菜市場。在這裡,許多人看著石頭想:它可以作很好的小擺設,我們的孩子可以玩,或者我們也可以把它當作稱菜用的秤砣。於是他們出的價只不過是幾個小硬幣。徒弟回去後說:「它最多只能賣到幾個硬幣。」

師父說:「現在你去黃金市場,問問那兒的人。但還是不要賣掉它,光問問價。」從黃金市場回來,這個門徒很高興,說:「這些人太棒了。他們樂意出到一千塊錢。」

師父說:「現在你去珠寶商那兒,但不要賣掉它。」 徒弟又去了珠寶商那兒。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們竟然樂意出五萬塊錢,他不願意賣,他們繼續抬高價格──一直出到十萬。但是徒弟說:「我不打算賣掉它。」他們說:「我們出二十萬、三十萬,或者你要多少就多少,只要你肯賣!」徒弟說:「我不能賣,我只是問問價。」他心想:「這些人瘋了!」他自己覺得蔬菜市場的價已經足夠了。

徒弟回去了,師父拿回石頭說:「你現在明白了吧,自己的價值並不是讓別人來定的,而是由你自己來定的。當你認為自己是菜市場的價格,那麼幾枚硬幣也就賣了,而當你認為自己是一塊無價的寶石時,幾十萬你也不願意賣。」

各位,要自信,自尊和自重。

經過歷練的愛

多年前讀過一本影響我的生命深遠,名叫“守住一生的承諾”(A Promise Kept)的書。 此書的作者,麥肯金(Robertson McQuilkin)曾經是美國南卡羅來納州哥倫比亞國際大學的校長。  在事業顛峰的時候,麥肯金毅然辭去當了22年的校長職位,原因是他需要全職照顧罹患老年失智症已12年的妻子,米瑞兒(Muriel)。 

在書裡,麥肯金提到許多朋友和同事都對他的決定表示不解。 而他的回應就是,“為的是守住(他當年對妻子作出的)一生的承諾”, “從這天開始,是好、是壞,是富、是窮,是健康、是疾病,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而當麥肯金越持守他的承諾的時候,他就越發地來加深他對妻子的愛,和更能從中感受到愛,也因此更有力量地繼續持守他的承諾下去。

其實,麥肯金在照顧妻子的生活一點兒也沒有電視和電影畫面和愛情小說所描述的那麼浪漫。 在書裡,他就曾經分享過這樣的一個經歷:“不錯,有些時候,我會被她惹煩生氣,但不常發生,因為發怒已經毫無意義了。  然而,有一回,我完全失去控制。 當時,米瑞兒仍可以站起來走路,我們不需要用尿片,但偶而會有意外發生。我跪在她的身旁,正在替她清理污穢,而她站在 馬桶旁邊,一副迷惑不解的樣子,又堅持要幫忙,結果越弄越糟,搞得我心裡越來越煩。 突然間,為了要她站好,我在她的小腿上打了一下,好像這樣做真會有效似的。 這一下並不重,但她吃了一驚,我自己也嚇了一跳。 在我們44年的婚姻裡,我不曾在生氣或斥責她時,這樣地打過她,絕對沒有! 事實上,我連想都沒想過。 而這一刻,當她最需要我的時候……我開始啜泣不止,懇求她的饒恕——雖然知道她既不會說,也不能了解我的話。 為此我難過了好幾天,心情才恢復平靜。”

麥肯金在書裡所分享的雖然並不浪漫,但卻只有那經過歷練和不斷堅固的愛才能夠做得到。

各位,在你感情關係,別這麽容易放棄。

你燃點了你那微弱之光嗎?

在我們日常的生活裡,到底什麼是我們可以點燃的微弱之光呢?  讓我想到的是,我所看到的一則新聞,在北美的某一個地方,已經忘記了那一個城市了,也無意在提到餐廳的名字,有顧客為另外一位自己並不認識的人,付賬單,雖然只是一、兩杯咖啡、一、兩個小甜圈的價錢。 

而那位受惠的客人,在驚嘆,自己竟然可以經歷這樣的事情,以及這個世上竟然仍有無動機和無條件的付出行動後,懷著一刻感恩、回報和效法的心,為下一位顧客付賬。

雖然在經過了過百位顧客的效應行動之後,最終因為某一位顧客沒有繼續而停止了,但這仍然讓我們可以看到,微弱燈光的力量。

各位,這樣微弱的燈光,你和我,在我們日常的生活,只要花上心思,都隨時可以點上的。  而往往,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會因此而發生的。

別輕看我們,即使我們可以做的和我們自己的影響力也許是很少,但是只要我們越來越多人愿意做,定能改變這個世界,爲人帶來光明和溫暖的。

放得下煩惱

人生眾多的煩惱都是我們自己強加上去的,佛之所以沒有煩惱是因為他把所有的東西都放下了,包括金錢、名聲、色相、爭執等等,當然自身也就會輕輕鬆鬆、開開心心的。 其實, 我們不需要等到“成佛”, 我們現在就可以打開我們的心, 張開我們的手,不抓緊和強留任何,我們也放下了煩惱。

父親

4歲時:我爸爸什麼都行

7歲時:我爸爸知道得很多很多

8歲時:我爸爸並不是什麼都知道

12歲時:一般說來,爸爸應該不會懂這個的

14歲時:爸爸?老古董

21歲時:他跟不上時代

25歲時:他好像知道一些,但不是真懂

30歲時:也許可以問一問爸爸

35歲時:等一等,該問問我們是否應該做

50歲時:我知道爸爸會怎麼想,他是那麼的聰明

60歲時:爸爸每件事都知道

65歲時:如果爸爸在這兒有多好,我一定會和他好好談談。

前兩天,在外一起吃晚餐後送爸爸媽媽回家。 這兩天爸爸的痛風症又犯了。 我把車停在他們住所門前,幫他們兩老下車,如以往一樣在門前道別。 這一次,我目送他們從車慢步到他們的門口開門進屋,只見爸爸的背影比以前蹣跚了許多。 那時有許多的感觸,而我不禁想起原來自己離“入伍”已不遠了。 難怪最近,當我跟爸爸談起祖國和政權的歷史和現實時,我們的看法越來越近了。 這麽多年,他的看法並沒有改,是我改變了。 原來爸爸在那些事情上所説的一點都沒有錯。 而他所說的那些人和那政權,在本質上也從來都是這樣。 我在想,當那些有這麽多經驗和認知的人離去後,又有誰來告訴我們和我們的下代事實和真相呢?

簡單的富足

在柯樂維所寫的《簡單的富足》這一本書裡,他就談到了,在許多年前,他的爸爸拒絕了高薪工作而獻身服事上帝。

當年,他的父親每個月的薪水是非常的低。 當然,現在西方教會的牧者的薪水就大不一樣了。 作者從小就經歷並知道,他的父母幾乎一輩子都活在政府所謂的“貧窮水平”之下。

有一天晚上,作者在無意中聽到他的爸爸對他的媽媽說: “親愛的,家裡的錢足夠我們一生用的,只要我們活不過星期四就行了!

但星期四過去了,日子一天天過去了,好多年也就這樣平安度過了。多少年來,作者的爸爸都是租房子住,汽車是老爺破車,沒有任何存款或投資,當然更沒有任何保障。

其實,作者本身也並不比爸爸富有,直到他的書出版並有理想的銷售量。 當作者因著收入增加之後,他和太太才有錢接作者的爸爸和媽媽來與他們同住。

在一封給作者的感謝信裡,他的爸爸分享說:“我們的夢想從來都不是好運或財富。我們夢想有好些年的忠心服事,上帝給了我們五十五個年頭。 我們夢想有幾個愛主的孩子,上帝一口氣給了我們五個。”

作者在他的書裡說:“我走遍世界各國,都沒找到比爸媽更富有的人。。。他們忠誠盡責的一生,服事上帝的一生,豐富滿足又洋溢盼望的一生”。

在作者回復我的電郵的時候,他分享說:“你生命是否富足並不是取決於你擁有甚麼,而是甚麼擁有你”。各位,到底是什麼正在擁有著你們呢?

什麽可以買到,什麽是買不到的

有錢可以買到樓,但不可以買到家;
有錢可以買到鐘錶,但不可以買到時間;
有錢可以買到珠寶,但不可以買到真美;
有錢可以買到床,但不可以買到睡眠;
有錢可以買到書,但不可以買到智慧;
有錢可以買到文憑,但不可以買到真才實學;
有錢可以買到幫手,但不可以買到人心;
有錢可以買到權勢,但不可以買到威信;
有錢可以買到地位,但不可以買到尊重;
有錢可以買到醫療服務,但不可以買到健康;
有錢可以買到血液,但不可以買到生命;
有錢可以買到性,但不可以買到愛;

當然最好就是又有購買力,又有那些買不到的,那會是一個多麽美好的人生呢?!  如果有錢就可有購買力,那麽那些買不到的,我們又是如何得到擁有的呢? 你知道嗎?

敢於直視生命裡的恐懼

台灣的田定豐曾經寫道,“原來,我們每一個人都不像是別人眼中看起來的那樣堅強,總是堆疊許多外在的成就,來掩飾生命裡不敢直視的恐懼。” 你呢,在你生命裡的恐懼你不敢直視面對的呢? 聖經說的好,在愛裡沒有恐懼。 從這一刻開始,學習去愛和接納自己。

不要看輕自己,和自己可以做的

在一次演講裡,天生沒有手和腳的澳洲基督徒力克·胡哲分享道,有許多的人將他們的焦點放在他們所不能擁有,得到和改變的事情上;在好多的時候,人為到了擁有和得到那些想要的,付出不值得的代價,更忽略和看輕了他們所擁有的(舉例身體、健康。家庭、親人、朋友。。)。結果,人所得到反而只是痛苦和失落。

因為有著上帝,和對生命的感恩,天生沒有手和腳的澳洲基督徒力克竟然可以做到許多有手有腳的人都難做到的(舉例),更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標和意義所在,就是藉著自己的經歷所寫的書和演講,為人帶來鼓勵,更見證上帝的榮耀和恩典。

我最深刻的就是,他曾經擔心因為自己沒有手,就不能夠握著將來妻子的手(hold her hand);但後來,他明白了,作為好丈夫,他可以做到,就是擁抱妻子的心(hold her heart)。

即使沒有手可以做唯有有手才可以做得到的事情,但是卻有生命,並以生命和愛來擁有妻子的心,才是作丈夫的要做的,最重要的事。前一段日子,力克終於可以做到了,他要做的,這樣的丈夫,結了婚,一生學習擁抱妻子的心。

所以,不要看輕自己,和自己可以做的。為自己所付出的每分努力而鼓掌,然後繼續努力和堅持。

 

你點著一盞燈的家

三毛說:“家就是一個人在點著一盞燈等你。” 當你受傷的時候,當你孤立無助的時候,當你一無所有的時候,別忘了,回家吧,家會輕輕撫平你的創傷,家會用真情溫暖你孤獨的心。 漂泊良久,你會發現,惟有家才是你最忠實的港灣,惟有家才是你可以停靠的碼頭。那麼,請你點著和守護這盞燈吧!

顏回輸冠

近來流傳甚廣的一則關於孔子的弟子顔回的寓言故事是 “顏回輸冠”。  這則故事不見經傳,當是後人杜撰。 但個中意義卻值得我在這裏分享。 一天,孔子的得意門生顏回去街上辦事,見一家布店前圍滿了人。 他上前一問,才知道是買布的跟賣布的發生了糾紛。 只聽買布的大嚷大叫:三八就是二十三,你為啥要我二十四個錢? 顏回走到買布的跟前,施一禮說:“這位大哥,三八是二十四,怎麼會是二十三呢?是你算錯了,不要吵啦。”買布的仍不服氣,指著顏回的鼻子說:“誰請你出來評理的?你算老幾?要評理只有找孔夫子,錯與不錯只有他說了算!走,咱找他評理去!” 顏回說:“好。孔夫子若評你錯了怎麼辦?” 買布的說:“評我錯了輸上我的腦袋。你錯了呢?” 顏回說:“評我錯了輸上我的帽子。” 二人打著賭,找到了孔子。孔子問明了情況,對顏回笑笑說:“三八就是二十三哪!顏回,你輸啦,把帽子取下來給人家吧!” 顏回從來不跟老師鬥嘴。他聽孔子評他錯了,就老老實實摘下帽子,交給了買布的。那人接過帽子,得意地走了。對孔子的評判,顏回表面上絕對服從,心裡卻想不通。他認為孔子已老糊塗,便不想再跟孔子學習了。 第二天,顏回就藉故說家中有事,要請假回去。孔子明白顏回的心事,也不挑破,點頭準了他的假。顏回臨行前,去跟孔子告別。孔子要他辦完事即返回,並囑咐他兩句話:“千年古樹莫存身,殺人不明勿動手。” 顏回應聲“記住了”,便動身往家走。 路上,突然風起雲湧,雷鳴電閃,眼看要下大雨。顏回鑽進路邊一棵大樹的空樹幹裡,想避避雨。他猛然記起孔子“千年古樹莫存身”的話,心想,師徒一場,再聽他一次話吧,又從空樹幹中走了出來。他剛離開不遠,一個炸雷,把那棵古樹劈個粉碎。顏回大吃一驚:老師的第一句話應驗啦!難道我還會殺人嗎? 顏回趕到家,已是深夜。他不想驚動家人,就用隨身佩帶的寶劍,撥開了妻子住室的門栓。回到床前一摸,啊呀呀,南頭睡個人,北頭睡個人!他怒從心頭起,舉劍正要砍,又想起孔子的第二句話“殺人不明勿動手”。他點燈一看,床上一頭睡的是妻子,一頭睡的是妹妹。

天明,顏回又返了回去,見了孔子便跪下說:“老師,您那兩句話,救了我、我妻和我妹妹三個人哪!您事前怎麼會知道要發生的事呢?”  孔子把顏回扶起來說:“昨天天氣燥熱,估計會有雷雨,因而就提醒你‘千年古樹莫存身’。你又是帶著氣走的,身上還佩帶著寶劍,因而我告誡你‘殺人不明勿動手’。”

顏回打躬說:“老師料事如神,學生十分敬佩!” 孔子又開導顏回說:“我知道你請假回家是假的,實則以為我老糊塗了,不願再跟我學習。你想想:我說三八二十三是對的,你輸了,不過輸個帽子;我若說三八二十四是對的,他輸了,那可是一條人命啊!你說帽子重要還是人命重要?”

顏回恍然大悟,“噗通”跪在孔子麵前,說: “老師重大義而輕小是小非,學生還以為老師因年高而欠清醒呢。學生慚愧萬分!”從這以後,孔子無論去到哪裡,顏回再沒離開過他。

各位,這跟“指鹿爲馬”不同。  “指鹿爲馬”是為自己的私心,可以是顛倒是非黑白。 而”顏回輸冠“”則是為了他人的命,是成就大義的。  朋友,你可知道其分別嗎?  朋友,寧願“輸冠”,也不要“指鹿爲馬“。 而在當今,我們多麽需要孔子教導顔回那種重大義啊!

牽著鍋牛散步

上帝給我一個任務,叫我牽一隻蝸牛去散步。 我不能走得太快,蝸牛已經盡力爬,每次仍總是挪那麼一點。 我催促它,我嚇唬它,我責備它,蝸牛用抱歉的眼光看著我,彷彿說:“我已經盡了全力!” 我拉它,我扯它,我甚至想踢它,蝸牛受了傷,它流著汗,喘著氣,往前爬。 真奇怪,為什麼上帝要我牽一隻蝸牛去散步?  “上帝啊!為什麼?”天上一片安靜。 唉! 也許上帝抓蝸牛去了! 好吧! 鬆手吧! 反正上帝不管了,我還管什麼? 任蝸牛往前爬,我在後面生悶氣。 待放慢了腳步,靜下心來…… 咦? 忽然聞到了花香,原來這邊有個花園。 我感到微風吹來,原來夜裡的風這麼溫柔。 還有! 我聽到鳥聲,我聽到蟲鳴,我看到滿天的星斗,多美。 咦? 以前怎麼沒有這些體會? 我這才想起來,莫非是我弄錯了! 原來上帝叫蝸牛牽我去散步。 你找到你的蝸牛了嗎? 偶爾出去散散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