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中的教會考慮

鄧紹光在他的書“政治中的教會”裡寫道,

“我們必須辨識清楚,我們在世上的生活,包括政治上、經濟上、文化上的參與,有沒有背叛耶穌基督,而不是教會與政府是否雙贏。教會只應考慮:是否忠於耶穌基督是一切的主”。

當我讀到這裡的時候,我不禁要為特別是在中港澳的教會禱告。 求主賜給他們只忠於祂的信心和力量。

教會有幾離地?

最近閱讀了殷琦所寫的書, “堅離地教會實錄”。 雖然此書所寫的是香港教會的生態,但我以為當中有許多都可以來形容加拿大粵語教會的情況。 作為church planter,我致力我正在籌建的恩澤社區貼地氣和勇於面對生活。但願上帝的恩典潤澤我們這一群人,我們的生活和我們的社區。

一個剪了mohawk髮型的牧師的疑問和邀請

最近與一位前輩飲咖啡的時候,他問我的教會是否接納我剪這個髮型 (我相信他對我并沒有惡意,只是善意提醒)。 我在想,“用到接納? 難道我剪這個髮型sin了嗎?” 當然有許多人對剪這個髮型的人都有些不好的標簽,“壞、不聽話,和異類”。 在教會裏的有些人嘴裏說,“我們不是拒絕那些人進來,但牧師就要保持形象不能剪這個髮型”。 牧師要保持什麽形象呢? 在他們的心裏,又真的如他們所講的,對那些剪這個髮型的人沒有偏見歧視嗎? 其實,又何止是髮型呢?

我所要在大溫地區要開展建立的恩澤社區是一家無墻教會,沒有設下什麽令你不能加入我們當中。 因我們正在籌備的初期,暫時沒有辦公和聚會的場地,但是我們仍然可以是一個教會。 歡迎你電郵和聯絡我:email@frbillmok.ca 和 瀏覽教會的網站 st-chad.ca.

當牧師與佛教修行者相遇並談論到信仰時

作為牧師的我會與這位朋友聆聽和分享彼此的故事和信仰歷程。 我會與這位朋友一起找出我們的共同之處,我們為人的需要和體驗,信仰給我們的轉化和出路。 在我們的對話中,我們有對彼此的信仰有更深刻真實的了解,並豐富彼此的生命。 在這個過程裡,我深信聖靈在我們彼此的生命裏動工,好讓主耶穌基督的福音進入我們的生命裡。 這樣的相遇會出現在我與有其它信仰的人對話時。

念了聖經還要念科學嗎?

聖經有提過大自然和當時人們對大自然的一些理解。  那麽,念了聖經并且從中我們自己根據我們對聖經的理解而建立了一些理解大自然的系統神學後,我們還需要念科學,尤其是那些不信我們的教的科學家所教的,或者那些跟我們的系統有不相同的科學理解時?

在信仰上,一方面,我是保守,為我主耶穌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而在另外一方面,我又是相當開放,願意跟和向不同的人學習不同的知識來豐富我們的生活 。 很可惜,今天還是有人打著宗教的名義堅持和宣揚地心/平和六千年歷史的説法。

念了聖經還要看/學。。。書嗎?  我們用的這些高科技技術和產品的開發者又有多少跟我們的信仰是一樣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