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活在這個多變和動蕩的世界

這個世代和世界多變和動蕩,也由於的資訊的快速和汎濫,難於辨認壞消息和假消息不斷干擾我們,我們許多時候都覺得喘不過氣來。 我們又如何隨遇而安呢? 常作預備的清單也不能使我們變得更安心。 除了預備身外之物外,我以爲我們還是要預備我們的心,我們的靈魂。 你的靈魂之船錨定于哪裏呢? 你需要能夠給你平安的錨。

我記得新約聖經說我們靈魂的錨是耶穌。他定能帶領我們進入平安。

我做工? 工造我!

區詳江博士前些年所寫的《我做工? 工造我!》是一本關於工作與自我的雙向旅程的書。 我非常同意他所說的,“人生是一個旅程,工作亦然 這是一段雙向的旅程;透過工作,我們在外在世界留下我們的足印。。。透過工作,我們在自己内心的世界,發掘自我,模塑自我,認識自我,。。這是一項内在的工作。。。透過内在的工作,我們能更有創意的面對外在工作。。。”。 但願我們不會被工作淹沒和耗盡,而是能在工作中得著意義和自我的實現。

榮神父的”四碎之燈“

榮神父(Fr. Ronald Rolheiser), 所寫的書《四碎之燈 – 重新發現天主的臨在》,是一本 能夠幫助人重拾靈修的書。 在這個忙碌混亂的世代裏,我們越來越感覺不到上帝的臨在。 哲學家尼采在他宣稱“上帝已死”的時候摔碎了一盞燈,榮神父就以此來形容和指出是我們自己(我們和生活方式)將那盞象徵上帝臨在之光的燈摔毀的,

我在此只想引用介紹他在本書所寫的一些重要教導和提醒,“在我們的文化裏,分心走意實屬正常;默觀,獨處和祈禱卻並非常態。。。當我們的日常體驗完全向天主開放時,我們就能在其中看見天主…天主臨在我們内,也臨在我們四周,但除了罕有的片刻外,我們不曾察覺那臨在。。。對進入及通過感官的黑夜,(十架)若望的第三個忠告可以這樣說:不屈不撓地祈禱,愛及服務,就算做這些事絲毫不帶來滿足。。。要讓信德的真理成爲你生活的向導,而非你的感覺,知識及對安全的需要。 那麽你將一基督的眼睛觀看每一事物和每一個人。。。當人的談話和注意力集中在金錢,食物,娛樂,運動,性及養生之類的事,他們便鮮少意識到天主之火正燃灼著世界,更別説想到面對這一切,人該脫掉他的鞋子(摩西的故事)。。。假使我們完全警醒地面對所謂’世俗經驗‘中含存的一切,我們會發現天主絕非是死了。。。當我們正確地看待我們的生命,就會看出一切都是恩賜。。。“

上帝沒有死,我們也不能把上帝殺死,只是我們的心死而已。 榮神父在這本書沒有向我們提供什麽獨門靈修大法,只是歷代聖徒一樣提醒和引導我們回轉歸向上帝,向上帝敞開經歷上帝的臨在,這樣,我們就能出死入生。

今天你選擇了甚麼態度呢?

每天你都能選擇享受你的生命,或是憎恨它。這是唯一一件真正屬於你的權利:沒有人能夠控制或奪去的東西就是你的態度。如果你能時時注意到這個事實,你生命中的其他事情就會變得容易許多。

今天你選擇了甚麼態度呢? 今天你享受你的生命嗎?

愛情就是一碗飯?

對於愛情而言,並不需要整天的海誓山盟,有時候只需平淡的就像一碗飯。

那是個秋季,有個女孩認識了一個男孩子。 他們開始了一段浪漫的時光。一切都和女孩想像中的一樣美麗。 那些日子裡,女孩的辦公桌上,開始有玫瑰花。 據說,玫瑰是代表愛情的。女孩細心地為玫瑰換水,用前所未有的溫柔目光注視它們。 辦公室裡的女孩子們,常常在一起討論有關愛情的話題。 而戀愛中的那個女孩總是說:「愛情,一定要有浪漫的,美麗的,就好像──好像那些玫瑰花!」

後來,有一天晚上,男孩帶女孩去一家小餐館吃飯。 女孩吃飯的時候,男孩坐在對面,看著她吃。 女孩吃著吃著,忽然想起了小時候,外婆就常常這樣坐在她對面,看著她吃飯。外婆的目光裡,含著慈祥和喜愛,讓小時候的她,充滿了被寵愛的感覺,那種感覺只有一個詞可以形容:幸福。 女孩抬頭看男孩的眼睛。那雙含笑的眼睛裡映著女孩的臉,竟然也是很慈祥的樣子。那一刻女孩彷彿回到了從前,小小的心裡溢滿了被愛的快樂。

女孩吃剩半碗飯,放在一邊。 男孩對她笑笑,伸手拿走了那半碗飯,開始吃起來。吃得那樣香甜,那樣自然。 女孩愣了愣。在她的印象中,只有外婆和父母才吃過她吃剩下的飯。那是只有一家人才可以做得這麼自然的事啊。

而男孩…… 「嘿,妳知道嗎,我忽然想起了什麼?」男孩吃著飯,說:「我忽然想,如果以後有一天,我們窮得只剩下一碗飯,我一定會讓妳先吃飽。真的,我發誓!」 女孩想,這真是一個奇怪的誓言啊,但這卻是男孩對女孩許下的唯一誓言!不知道為什麼,女孩卻為這個奇怪的、有關一碗飯的誓言哭了……

此後,當同伴們再次說起愛情時,那個女孩就總是會說:「愛情啊,愛情就是一碗飯。」

放得下煩惱

人生眾多的煩惱都是我們自己強加上去的,佛之所以沒有煩惱是因為他把所有的東西都放下了,包括金錢、名聲、色相、爭執等等,當然自身也就會輕輕鬆鬆、開開心心的。 其實, 我們不需要等到“成佛”, 我們現在就可以打開我們的心, 張開我們的手,不抓緊和強留任何,我們也放下了煩惱。

什麽可以買到,什麽是買不到的

有錢可以買到樓,但不可以買到家;
有錢可以買到鐘錶,但不可以買到時間;
有錢可以買到珠寶,但不可以買到真美;
有錢可以買到床,但不可以買到睡眠;
有錢可以買到書,但不可以買到智慧;
有錢可以買到文憑,但不可以買到真才實學;
有錢可以買到幫手,但不可以買到人心;
有錢可以買到權勢,但不可以買到威信;
有錢可以買到地位,但不可以買到尊重;
有錢可以買到醫療服務,但不可以買到健康;
有錢可以買到血液,但不可以買到生命;
有錢可以買到性,但不可以買到愛;

當然最好就是又有購買力,又有那些買不到的,那會是一個多麽美好的人生呢?!  如果有錢就可有購買力,那麽那些買不到的,我們又是如何得到擁有的呢? 你知道嗎?

不要看輕自己,和自己可以做的

在一次演講裡,天生沒有手和腳的澳洲基督徒力克·胡哲分享道,有許多的人將他們的焦點放在他們所不能擁有,得到和改變的事情上;在好多的時候,人為到了擁有和得到那些想要的,付出不值得的代價,更忽略和看輕了他們所擁有的(舉例身體、健康。家庭、親人、朋友。。)。結果,人所得到反而只是痛苦和失落。

因為有著上帝,和對生命的感恩,天生沒有手和腳的澳洲基督徒力克竟然可以做到許多有手有腳的人都難做到的(舉例),更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標和意義所在,就是藉著自己的經歷所寫的書和演講,為人帶來鼓勵,更見證上帝的榮耀和恩典。

我最深刻的就是,他曾經擔心因為自己沒有手,就不能夠握著將來妻子的手(hold her hand);但後來,他明白了,作為好丈夫,他可以做到,就是擁抱妻子的心(hold her heart)。

即使沒有手可以做唯有有手才可以做得到的事情,但是卻有生命,並以生命和愛來擁有妻子的心,才是作丈夫的要做的,最重要的事。前一段日子,力克終於可以做到了,他要做的,這樣的丈夫,結了婚,一生學習擁抱妻子的心。

所以,不要看輕自己,和自己可以做的。為自己所付出的每分努力而鼓掌,然後繼續努力和堅持。

 

牽著鍋牛散步

上帝給我一個任務,叫我牽一隻蝸牛去散步。 我不能走得太快,蝸牛已經盡力爬,每次仍總是挪那麼一點。 我催促它,我嚇唬它,我責備它,蝸牛用抱歉的眼光看著我,彷彿說:“我已經盡了全力!” 我拉它,我扯它,我甚至想踢它,蝸牛受了傷,它流著汗,喘著氣,往前爬。 真奇怪,為什麼上帝要我牽一隻蝸牛去散步?  “上帝啊!為什麼?”天上一片安靜。 唉! 也許上帝抓蝸牛去了! 好吧! 鬆手吧! 反正上帝不管了,我還管什麼? 任蝸牛往前爬,我在後面生悶氣。 待放慢了腳步,靜下心來…… 咦? 忽然聞到了花香,原來這邊有個花園。 我感到微風吹來,原來夜裡的風這麼溫柔。 還有! 我聽到鳥聲,我聽到蟲鳴,我看到滿天的星斗,多美。 咦? 以前怎麼沒有這些體會? 我這才想起來,莫非是我弄錯了! 原來上帝叫蝸牛牽我去散步。 你找到你的蝸牛了嗎? 偶爾出去散散步吧!

貪便買不了好茶

有一日在本地一家華人主理的大型超市看到有大紅袍賣,而且價錢不貴。 武夷山出品的大紅袍是烏龍茶的一種,又有茶中狀元之稱。只因其名氣就買了一小盒。 回家打開一看一聞就知道自己“錯了”。 在這個消費商業社會,那可能以廉價買到美物呢? 看來不能貪心便宜和方便,要買還好茶,還是要到茶莊那裡買。

孫寶玲牧師寫的女兒戀愛了

因為女兒進入青少年期,所以孫牧師這本書的題目已經吸引了我。 本書其中一個重點就是作父母要學習放手。 在放手之前,難的是要先學習放心。 放心兒女們其實是可以面對困難和跌倒的。。。這樣我們才能更認識,明白, 尊重和信任我們的兒女。這不正是青少年所想要和需要的嗎?

紀伯倫的詩,“孩子”

黎巴嫩詩人、散文家、畫家紀伯倫有一篇被冰心翻譯成中文的詩,“孩子”:

“你們的孩子,都不是你們的孩子,

乃是「生命」為自己所渴望的兒女。

他們是借你們而來,卻不是從你們而來,

他們雖和你們同在,卻不屬於你們。

你們可以給他們以愛,卻不可給他們以思想,

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

你們可以蔭庇他們的身體,卻不能蔭庇他們的靈魂,

因為他們的靈魂,是住在「明日」的宅中,那是你們在夢中也不能想見的。

你們可以努力去模仿他們,卻不能使他們來像你們,

因為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與「昨日」一同停留。

你們是弓,你們的孩子是從弦上發出的生命的箭矢。

那射者在無窮之中看定了目標,也用神力將你們引滿,使他的箭矢迅疾而遙遠地射了出去。

讓你們在射者手中的「彎曲」成為喜樂吧;

因為他愛那飛出的箭,也愛那靜止的弓。

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

你們可以蔭庇他們的身體,卻不能蔭庇他們的靈魂,

因為他們的靈魂,是住在「明日」的宅中,那是你們在夢中也不能想見的。

你們可以努力去模仿他們,卻不能使他們來像你們,

因為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與「昨日」一同停留。

你們是弓,你們的孩子是從弦上發出的生命的箭矢。

那射者在無窮之中看定了目標,也用神力將你們引滿,使他的箭矢迅疾而遙遠地射了出去。

讓你們在射者手中的「彎曲」成為喜樂吧;

因為他愛那飛出的箭,也愛那靜止的弓。”

雖然這是一首上百年的詩,但作為一名兒子和父親,我認爲並不過時。 作爲兒子,我一直渴望作那隻射出的箭;作爲父親,我盼望我可以成爲那滿的弓。 但願那射者,生命的創造主幫助我可以成爲這樣的箭和弓。

瘋牛症:人類違反自然規律要承受惡果

今天在電臺聽到一位醫生論及瘋牛症。 牛是草食動物,但一些畜牧業者为了提高生產效率(如補充蛋白質攝取、平衡必需氨基酸),會將其它動物的肉和骨头混合,製成肉骨粉加入饲料中,而當中可能含有病死動物。病死動物若包含因搔癢症而淘汰的動物,其病原體與狂牛症同為朊毒體,帶病原體肉骨粉污染了飼料後,牛隻長期食用就可能感染狂牛症。 而人食用后會受感染的機會高。 從這這一角度來説,瘋牛症是人類違反自然規律多導致並要其他人一起承受惡果。

因爲貪婪和無知,想想,我們又做了多少違反自然規律的事?

吃辣子鸡丁後的隨想

与亲人到一家裝修時尚的餐厅吃飯, 隔這见到端給旁边的辣子鸡丁的样子不錯,于是也点了一份. 等到端來給我们再看清和吃上一口才发現不是那回事. 他们只是在炸鸡丁上鋪滿了紅干椒。

其實我發現現在有許多餐廳都是只是做表面裝潢。 當然有真功夫的師傅越來越少了, 肯入行不怕辛苦好好學的人也沒有幾個了。 吃到傳統手藝地道功夫菜的地方其實並不多。

放下,是對自己的一種慈悲

放下什麽才是對自己的一種慈悲呢? 過去種種在心頭,有怨恨、自卑、悲傷、内疚、虧欠 、人和事,。。。一直壓在我們心裏的一切。 你不能在擔下去了,是時候放下了。

那是對自己的一種慈悲。 沒有誰和什麽能夠,其實是自己一直把過去的硬留下來,是自己沒有放過自己,使自己的當下如此的沉重和痛苦。

放下了就得自由了。

當然,我的雙手是向著主張開的。 唯有他才能釋放我。

念劉開的“問説”有感

清代文人劉開所寫的“問説”的第一段是,“君子之學必好問。問與學,相輔而行者也。非學無以致疑,非問無以廣識;好學而不勤問,非真能好學者也。理明矣,而或不達於事;識其大矣,而或不知其細,舍問,其奚決焉?”

將這一段翻譯成現代中文,可以是,“一個有見識的人,他做學問必然喜歡向別人提問請教。“問”和“學”是相輔相成地進行的,不“學”就不能提出疑難,不“問”就不能增加知識。喜愛學習卻不多問,不是真的喜愛學習的人。道理明白了,可是還不能套用於實際,認識了那些大的(原則、綱領、總體),可是還可能不了解那些細節,(對於這些問題)除了問,怎么能解決問題呢?”

念到這裏的時候,我不禁在想,到底是什麽時候我們的學習變成只重視接收,”填鴨“和”題海“,不斷地記、背和練,而不重視”問“這一方面呢?

其實小孩子就是透過”問“(跟這個很有關係的就是勇於嘗試、體驗和不懼失敗)來學習的,他們是”不恥下問“。在他們學習所要突破的和效果是驚人,反而越大越失去了那些驚人的突破力。

我會在以後的短文裏談論原來”問“在溝通方面也會大大地幫助我們減低誤會和增加彼此的理解和認識的。

泰戈爾詩裏的正念

在他的“飛鳥”詩集裏,泰戈爾寫道,“今早我坐在窗前,世界儼如路人,停留了一會兒,朝我點了點頭就走了”。

如果我們沒有以正念的方式活在當下,那麽我們的生命和日子就正如泰戈爾所道的,“ “世界儼如路人,停留了一會兒,朝我點了點頭就走了”。

朋友們,好好地珍惜和享受每一個當下所賜個你的禮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