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的動與在

楊定一在他的書 “無事生非:不同,甚至顛倒的生命與靈性觀” 裡寫道:

“你我這一生,都是透過「動」想得到什麼東西——也許是強化某一些價值觀,標榜自己的角色,取得怎樣的好處,改善這一生甚至下一生的命運,或得到什麼意義。就連修行,一樣你我這一生,都是透過「動」想得到什麼東西——也許是強化某一些價值觀,標榜自己的角色,取得怎樣的好處,改善這一生甚至下一生的命運,或得到什麼意義。就連修行,一樣離不開這種「動」或追求,都想在最後得到點什麼——領悟、開悟、頓悟或是「全部生命系列」所稱的「醒覺」。 我們都忘了,修行其實是「在」的觀念,倒不是靠「動」。”

楊定一所指出的“在”就是英文的being。 也有人將being翻譯為“所是”。原來修行的目的不是就是我們所“修”的“行”,而是透過修行來讓我們體驗和活在每一個當下裡。 原來尋尋覓覓,兜兜轉轉,我們才發現生命的寶藏和豐盛就在現在,就在這裡,就在我們裡面。不再活在“虛幻”裡,而是真實的現在當下,那就是我們修行的目標和目的。其實,我們並不需要去哪裡,就在“現在”。

做回自己的“自由”

理查神父(Richard Rohr)在他的書“踏上生命的第二旅程” (Falling Upward: A Spirituality for the Two Halves of Life)裏寫道:

“你一旦面對了自己隱藏、否認的自我,就沒有甚麽足以讓你感到焦慮了,因爲你不必再擔心、也不必害怕曝光 – 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別人。  游戲結束了,而你自由了。。。不再有任何需要被保護或營造的假面了。  你終於是你自己了,你可以做自己了,完全無須僞裝或恐懼。”

當然,面對自己需要無比的勇氣、以及對自己真正價值的認知。  這需要從外而來的恩典,也需要内在的力量和信心。  而且這也是我們一生的道路。  當我們到了塵世的終點的時候,我們才能開始得到真正和完全的自由。  當然,就在當下,你和我就可以開始這個得著自由的道路和體驗。

當牧師與佛教修行者相遇並談論到信仰時

作為牧師的我會與這位朋友聆聽和分享彼此的故事和信仰歷程。 我會與這位朋友一起找出我們的共同之處,我們為人的需要和體驗,信仰給我們的轉化和出路。 在我們的對話中,我們有對彼此的信仰有更深刻真實的了解,並豐富彼此的生命。 在這個過程裡,我深信聖靈在我們彼此的生命裏動工,好讓主耶穌基督的福音進入我們的生命裡。 這樣的相遇會出現在我與有其它信仰的人對話時。

一行的治愈和繼續前行

雖然我是基督徒和牧師,但是我卻對一行禪師十分的敬佩。  他的正念和活在當下的教導也治愈我許多的心靈創傷。  一行當年在法國創立了梅村道場為了收留和醫治飽受戰爭創傷折磨的越南同胞們。當人們透過屬靈的操練和靜修使他們的心靈創傷得到治愈,他們才能有足夠的内在力量繼續他們的人生道路和使命,承擔責任和面對臨到人生的種種。  人要行得更遠,就要經常有停頓、休息和療傷的時候。  我建立這個網站和發短文給人,為的是讓更多的人的内心得到休息和愈合,然後再出發。

幸福的人

我很喜歡艾爾文在他的書,“在不完美的生活裡,找到完整的自己”, 所寫關於“幸福的人的一段”:

“幸福的人,不是因為對什麼都滿意了,而是知道人生本來就無法什麼都滿意。 你是否會想回到過去的某段時光?成為大人後的世界,到處充滿苦悶與焦慮。但如果真的能回去,代價是失去現在擁有的某些人、某些事、某些回憶,你還願意嗎? 想想,遺憾的事之所以美好,是因為虛構在沒有發生的想像之中。如果有機會重新來過,或有智慧重新選擇,沒有人可以確定事情的發展就會更好,搞不好變得更差。我們人,總是把沒經歷到的事情想得過於完美,忽略自己到底能不能承擔代價;忽略了幸福不只是透過追尋,更應該透過珍惜。 無論你現在過得如何,是不是完全喜歡現在的生活,願你也相信,事情的發展總是朝向更好的方向,而生活的不完美,其實就是它最美的樣子。”

朋友,只要我們能珍惜,我們就會發現原來我們已經擁有幸福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