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孟子的《魚我所欲也》有感

《魚我所欲也》選自《孟子·告子上》,以下選取原文的一部分:

“孟子曰︰「魚,我所欲也,熊掌 ,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魚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於生者,故不為苟得也;死亦我所惡,所惡有甚於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如使人之所欲莫甚於生,則凡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惡莫甚於死者,則凡可以
辟患者,何不為也?由是則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則可以辟患而有不為也,是故所欲有甚於生者,所惡有甚於死者。非獨賢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賢者能勿喪耳。”

現代中文版的這一段可以是這樣:

“魚是我所喜愛的,熊掌也是我所喜愛的,如果這兩種東西不能同時都得到的話,那麼我就只好放棄魚而選取熊掌了。生命是我所喜愛的,道義也是我所喜愛的,如果這兩樣東西不能同時都具有的話,那麼我就只好犧牲生命而選取道義了。生命是我所喜愛的,但我所喜愛的還有勝過生命的東西,所以我不做苟且偷生的事;死亡是我所厭惡的,但我所厭惡的還有超過死亡的事,所以有的災禍我不躲避。如果人們所喜愛的東西沒有超過生命的,那麼凡是能夠用來求得生存的手段,哪一樣不可以採用呢? 如果人們所厭惡的事情沒有超過死亡的,那麼凡是能夠用來逃避災禍的壞事,哪一樁不可以乾呢?採用某種手段就能夠活命,可是有的人卻不肯採用;採用某種辦法就能夠躲避災禍,可是有的人也不肯採用。由此可見,他們所喜愛的有比生命更寶貴的東西(那就是「義」);他們所厭惡的,有比死亡更嚴重的事(那就是「不義」)。不僅賢人有這種本性,人人都有,只不過有賢能的人不喪失罷了。”

孟子的這一篇論述了他的一個重要主張:義重於生,當義和生不能兩全時應該捨生取義。  

我在想如果多些國人能活出這種義來,那麽國家又怎會變成如此呢? 

 

如何活在這個多變和動蕩的世界

這個世代和世界多變和動蕩,也由於的資訊的快速和汎濫,難於辨認壞消息和假消息不斷干擾我們,我們許多時候都覺得喘不過氣來。 我們又如何隨遇而安呢? 常作預備的清單也不能使我們變得更安心。 除了預備身外之物外,我以爲我們還是要預備我們的心,我們的靈魂。 你的靈魂之船錨定于哪裏呢? 你需要能夠給你平安的錨。

我記得新約聖經說我們靈魂的錨是耶穌。他定能帶領我們進入平安。

“穩“需要怎樣”維”?

時常聽到“穩定才繁榮”、“穩定壓倒一切”和“維穩”這3個詞。 其實,我同意“穩定”的重要,但問題是我們所理解和講的“穩定”和“維穩”的定義似乎並不都一樣。

在封建獨裁的社會裏,“穩定”就是人民不可以有不同和反對的聲音和行動發出來。  在”虛榮‘和面子“之上,其實就是出於對失去控制、錢勢和甚至政權(當然最後就是性命)的恐懼,   “維穩“就是動用一切的人力物力來壓制和封鎖。

在有人權和自由的世界裏,“穩定”不代表沒有反對和抗議。  其實,除了人民的生命和財產得到保障外,人們的反對和抗議之權得到保護和聆聽,輿論得到保障,法律得到執行落實,政府得到監督,都是”穩定“的表現和”維穩“的方法。

我都需要的穩定的生活,而我所在的社會基本上就是有這樣的穩定。實在感恩有這樣的穩定,也有賴每個公民的維持。

在別人的不圓滿中我們的選擇

在吳鲲生的書“走慢點,才來得及”裡,他指出

“社會仍是有它的不圓滿。 如果你是缺乏者,在不圓滿中,你要設法活下去,不尖酸、不刻薄的活下去。 如果你是有餘者,在別人的不圓滿中,你必須選擇:選擇避開缺乏者的眼神,還是——沒有戒心的迎著他們。 在不圓滿中,缺乏者和有餘者,同時都面對挑戰;而人性的美和醜,就在當中浮沉。”

十分地慚愧,以前有很多時候,我都會避開人們的眼神而經過。 如今,我是常有預備,迎著他們。

葉漢浩的“基督徒時代召命的10種堅持:夾縫中天國子民的逆流之路”

剛讀畢由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助理教授葉漢浩博士所寫的這本書,我心裏感觸良多。 感謝主有葉博士的這份堅持。 在這本書,葉博士提醒基督徒要堅持:1)保守靈性,2)活出奴隸形象,3)拒絕世界同化,4)走出生命常規, 5)生命敬拜,6)愛鄰舍,,7)堅持良知,8)使人聽見,9)激進謙卑和10)活出神跡。 而最鼓舞我的是他所寫的,“當下,黑暗政權正以各種方式威脅我們,但他們可以奪取的,只是世界所給予的平安”。 主耶穌已將他的平安賜給我們 ,主教導我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 。” (約翰福音14:27) 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