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也不是天堂

理查神父(Richard Rohr)在他的書“踏上生命的第二旅程” (Falling Upward: A Spirituality for the Two Halves of Life)裏有一段關於天堂的描述,“如果你獨自上天堂,包裹在自己的價值。。。你去的就不是天堂;如果你對天堂的概念是排除其他人。。。那也不是天堂。 你排除的越多,你的存在就越地獄,越孤獨。  如果你知道你所愛的人不在那裏,或是在遭受永恆的折磨,怎麽會有人能享受這種‘完美的快樂’呢?  那是不可能的。  記住我們基督徒的祈禱詞:‘於地,如在天上一樣!’於此刻,如在那時;於此地,如在彼方。  我們會獲得我們想要并且祈求的。。。。如果你接受某個懲罰性概念的神,認爲祂會懲罰或是永恆地折磨那些不愛祂的人,那麽你所擁有的,是個荒謬的神,而且在這宇宙中,大多數人比神更有愛心! 神不排拒任何人和祂結合,但是祂必須允許我們自己將自己排除在外,以維護我們的自由。  我們為這種排拒賦予一個名詞,就是‘地獄’。。。沒有人會身處地獄之中,除非他/她選擇終極的孤獨和分離“。

雖然跟別人教我的很不同,但是我認同他關於天堂的這一段論述。  感謝上帝的恩典自一開始就臨到我們的身上;也感謝上帝賜給我們自由和救贖。

當牧師與佛教修行者相遇並談論到信仰時

作為牧師的我會與這位朋友聆聽和分享彼此的故事和信仰歷程。 我會與這位朋友一起找出我們的共同之處,我們為人的需要和體驗,信仰給我們的轉化和出路。 在我們的對話中,我們有對彼此的信仰有更深刻真實的了解,並豐富彼此的生命。 在這個過程裡,我深信聖靈在我們彼此的生命裏動工,好讓主耶穌基督的福音進入我們的生命裡。 這樣的相遇會出現在我與有其它信仰的人對話時。

念了聖經還要念科學嗎?

聖經有提過大自然和當時人們對大自然的一些理解。  那麽,念了聖經并且從中我們自己根據我們對聖經的理解而建立了一些理解大自然的系統神學後,我們還需要念科學,尤其是那些不信我們的教的科學家所教的,或者那些跟我們的系統有不相同的科學理解時?

在信仰上,一方面,我是保守,為我主耶穌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而在另外一方面,我又是相當開放,願意跟和向不同的人學習不同的知識來豐富我們的生活 。 很可惜,今天還是有人打著宗教的名義堅持和宣揚地心/平和六千年歷史的説法。

念了聖經還要看/學。。。書嗎?  我們用的這些高科技技術和產品的開發者又有多少跟我們的信仰是一樣的呢?

信為何物

英國聖公會的羅雲(Rowan William) 主教所寫的這一本名爲《信為何物:基督教信仰簡介》的書雖然是一本”小“書,透過以信經的重要宣稱(我信:上帝是全能的;祂是創造天地的主;耶穌是上帝的兒子;祂從死裏復活;有一獨一的教會和死後有生命)精簡地告訴人我們基督徒所信的到底是什麽。

我在這節錄下幾段我喜愛的句子,均是出自此書的最後一章:”按基督教傳統,永恆最主要的是以上帝的真實爲樂 – 不是融入某種終極的‘絕對裏’,而那時享受活潑的關係。。。永恆需要默觀。。。其實它的意思只是讓我們你自己進入光中,展開一段適應愛中生活的過程而已。。。默觀與天堂所要求的沒有兩樣:全然獻上,全然領受;不斷地脫掉自己,也不斷披上基督,在禱告與愛中享受同在。。。默觀既是放棄看慣了的形象,離開我們對上帝慣有的觀念和圖畫,走出舒適地帶,捨棄叫我們安舒的情緒,放棄那些我們以爲叫我們快樂的事物。。。當我們說:‘我們的父‘,當我們説著耶穌所説的説話,又在心靈深處藉著耶穌的靈進到父面前,嘗試摒棄一切叫我們感覺更好更安全的東西,朝著真理走過去 – 這才明白’我信’的意思”。

有點基督徒都會在每主日崇拜念信經的,你明白和相信你所念的嗎? 以前有一個朋友跟著太太來參加崇拜,他告訴我他明白信經的意思和重要,所以他沒有跟著念,原因他還未信主。

下一次你在主日念的時候,請從心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