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共可以像教宗一樣為一直所犯的錯道歉嗎

教宗終於為天主教會於多年前加拿大在原住民寄宿學校事件所犯的錯道歉。  我以爲這是一個願意承擔的行爲和開始。  這需要莫大的勇氣去面對過去所犯的的勇氣,認知,憐憫心和智慧。  我在想那一直說自己無私爲人民的終共爲什麽沒有為他們一直所犯的錯道歉並請求人民的原諒呢?  在他們手裏可是有千千萬萬人的生命。  當然,這需要勇氣,認知,憐憫心和智慧,而他們有嗎?

念孟子的《魚我所欲也》有感

《魚我所欲也》選自《孟子·告子上》,以下選取原文的一部分:

“孟子曰︰「魚,我所欲也,熊掌 ,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魚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於生者,故不為苟得也;死亦我所惡,所惡有甚於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如使人之所欲莫甚於生,則凡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惡莫甚於死者,則凡可以
辟患者,何不為也?由是則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則可以辟患而有不為也,是故所欲有甚於生者,所惡有甚於死者。非獨賢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賢者能勿喪耳。”

現代中文版的這一段可以是這樣:

“魚是我所喜愛的,熊掌也是我所喜愛的,如果這兩種東西不能同時都得到的話,那麼我就只好放棄魚而選取熊掌了。生命是我所喜愛的,道義也是我所喜愛的,如果這兩樣東西不能同時都具有的話,那麼我就只好犧牲生命而選取道義了。生命是我所喜愛的,但我所喜愛的還有勝過生命的東西,所以我不做苟且偷生的事;死亡是我所厭惡的,但我所厭惡的還有超過死亡的事,所以有的災禍我不躲避。如果人們所喜愛的東西沒有超過生命的,那麼凡是能夠用來求得生存的手段,哪一樣不可以採用呢? 如果人們所厭惡的事情沒有超過死亡的,那麼凡是能夠用來逃避災禍的壞事,哪一樁不可以乾呢?採用某種手段就能夠活命,可是有的人卻不肯採用;採用某種辦法就能夠躲避災禍,可是有的人也不肯採用。由此可見,他們所喜愛的有比生命更寶貴的東西(那就是「義」);他們所厭惡的,有比死亡更嚴重的事(那就是「不義」)。不僅賢人有這種本性,人人都有,只不過有賢能的人不喪失罷了。”

孟子的這一篇論述了他的一個重要主張:義重於生,當義和生不能兩全時應該捨生取義。  

我在想如果多些國人能活出這種義來,那麽國家又怎會變成如此呢? 

 

不做“狼狽爲奸”裏的狽

狼狽為奸(拼音:láng bèi wéi jiān)是一則來源於寓言故事的成語,成語有關典故最早見於唐代段成式《酉陽雜俎》:

“狼,大如狗,蒼色從作聲諸竅皆沸……或言狼狽是兩物,狽前足絕短,每行常駕於狼腿上,狽失狼則不能動,故世言事乖者稱狼狽。臨濟郡西有狼塚。近世曾有人獨行於野,遇狼數十頭,其人窘急,遂登草積上。有兩狼乃人穴中,負出一老狼。老狼至,以口拔數莖草,群狼遂竟撥之。積將崩,遇獵者救之而免。其人相率掘此塚,得狼百餘頭殺之,疑老狼即狽也。”

狼和狽是兩種不同的野獸,它們形狀十分相似,性情也十分相近。它們之間所不同的是,狼的兩條前腿長,兩條後腿短;而狽正好相反、它的兩條前腿短,而兩條後腿長。這兩種野獸,常常一起出去偷吃人類畜養的家畜,對人類造成很大的危害。 傳說有一次,狼和狽一起來到一家農民的羊圈外面,它們知道裡面有好多的羊,便打算偷一隻羊來吃。可是,羊圈築得很高,又很堅固,既跳不過去,也撞不開門,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 它們商量了一會兒,終於有了一個辦法,那就是讓狼騎在狽的脖頸子上面,再由狽用兩條長腿站立起來,把狼扛得高高的,然後狼再用它的兩條長長的前腿,攀住羊圈,把羊叼走。 於是,那狽便蹲下身來,讓狼爬到身上,然後用前腳抓住羊圈的竹籬,慢慢地把身子站直。等狽站直後,狼再將兩隻後腳站在狽的脖頸上,慢慢站直,把兩隻長長的前腿伸進竹籬,猛地抓住了一隻在竹籬旁的羊。 在這次行動中,如果單單只有狼,或只有狽,都一定沒辦法爬上羊圈,把羊偷走;可是,它們卻會利用彼此的長處,互相合作,而把羊偷走。

狼和狽在一起時,相互利用,做更大的壞事,所以後人也常用“狼狽為奸”指一起合謀做壞事。

今日,如果有另一個國家如狼般要吞吃其它國家,國人即使不是戰狼上身也不要作狼身邊的狽。  否則,將爲被世人所唾駡和看不起。

如何活在這個多變和動蕩的世界

這個世代和世界多變和動蕩,也由於的資訊的快速和汎濫,難於辨認壞消息和假消息不斷干擾我們,我們許多時候都覺得喘不過氣來。 我們又如何隨遇而安呢? 常作預備的清單也不能使我們變得更安心。 除了預備身外之物外,我以爲我們還是要預備我們的心,我們的靈魂。 你的靈魂之船錨定于哪裏呢? 你需要能夠給你平安的錨。

我記得新約聖經說我們靈魂的錨是耶穌。他定能帶領我們進入平安。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這句話字面意思是什麼呢?狡猾的兔子死了,那麼用來追逐打獵的獵狗會被烹殺;鳥兒如果沒有了,那麼用來射殺鳥兒的好弓箭就會收藏起來,繼而老化消失。

這句話最早出自《史記·越世家》,范蠡即行逃走,臨逃走時寫了一封信給越王國的宰相文種。原文是如此描繪:范蠡遂去,自齊遺大夫種書曰:“蜚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越王為人長頸鳥喙,可與共患難,不可與共樂。子何不去?”種見書,稱病不朝。人或讒種且作亂,越王乃賜種劍曰:“子教寡人伐吳七術,寡人用其三而敗吳,其四在子,子為我從先王試之。”種遂自殺。

意思是:范蠡即行逃走,臨逃走時寫了一封信給越王國的宰相文種,信上說:“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勾踐頸項特別長而嘴象鷹嘴,這種人只可共患難不可共享樂,你最好盡快離開他。”文種看完信後,便稱病不再入朝。後來有人向越王進讒言說文種將要作亂,越王勾踐便送給文種一把劍,對他說:“你教給我七個滅人國家的方法,我只用了三個就把吳王國滅掉,還剩下四個方法,你拿到先王那裡去幫助先王試下吧。”文種於是自殺了。

另外一個是韓信臨刑前發出的這句話,《淮陰侯列傳》:“果若人言,‘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天下已定,我固當烹!

韓信幫助劉邦打江山,追趕項羽,追到滎陽時,按兵不走了。劉邦不知怎麼回事,去問蕭何,蕭何說:“他這是討封哩。”劉邦立時就封韓信為“三齊王”,就是與天王齊,與地王齊,與君王齊。還封他“五不死”,就是見天不死,見地不死,見君不死,沒有捆他的繩,沒有殺他的刀。韓信這才去追趕項羽,把項羽打敗,為劉邦打下了江山。

劉邦坐了江山後,怕韓信勢力大,壓了自家的天下,就想殺死韓信,可是自己親口封了韓信“三齊王”、“五不死”,怎麼殺他呢?他想了個殺韓信的辦法告訴了呂后。

呂后召韓信進宮,對韓信說:“你犯下了謀反罪,君王叫我殺你。”韓信說:“那不行,君王封我五不死的,這事我得當面和君王說說。”呂后說:“哼哼,你見不著君王了,你看看你來在了什麼地方?”韓信一看周圍陰森森的,往上看頂棚遮得嚴嚴的看不見一絲天,往下看地上鋪著毯子,看不見一點點地,又見不了君王,心裡不由叫苦。沒等韓信分辨,呂后又說:“君王封你’五不死’,我們都按君王的意思辦了。我知道你還要說:沒有捆你的繩,沒有殺你的刀,這些我們都不用。”說完,一揮手,兩旁幾十名宮女個個手拿棒鎚,一擁而上,團團圍住,一陣亂打,把韓信活活打死了。

這可是人性邪惡的最佳的解釋,尤其是體現在那些封建和極權的君王身上。  他們需要利用你的時候,你就得重用,為他賣命,作他的打手;他們覺得用完你的時候,就懷疑和甚至要除掉你。

以前開國的元勛和將帥們也是如此的一個一個地被打倒的。  所以,不要作這些人的狗和弓。

“穩“需要怎樣”維”?

時常聽到“穩定才繁榮”、“穩定壓倒一切”和“維穩”這3個詞。 其實,我同意“穩定”的重要,但問題是我們所理解和講的“穩定”和“維穩”的定義似乎並不都一樣。

在封建獨裁的社會裏,“穩定”就是人民不可以有不同和反對的聲音和行動發出來。  在”虛榮‘和面子“之上,其實就是出於對失去控制、錢勢和甚至政權(當然最後就是性命)的恐懼,   “維穩“就是動用一切的人力物力來壓制和封鎖。

在有人權和自由的世界裏,“穩定”不代表沒有反對和抗議。  其實,除了人民的生命和財產得到保障外,人們的反對和抗議之權得到保護和聆聽,輿論得到保障,法律得到執行落實,政府得到監督,都是”穩定“的表現和”維穩“的方法。

我都需要的穩定的生活,而我所在的社會基本上就是有這樣的穩定。實在感恩有這樣的穩定,也有賴每個公民的維持。

一行的治愈和繼續前行

雖然我是基督徒和牧師,但是我卻對一行禪師十分的敬佩。  他的正念和活在當下的教導也治愈我許多的心靈創傷。  一行當年在法國創立了梅村道場為了收留和醫治飽受戰爭創傷折磨的越南同胞們。當人們透過屬靈的操練和靜修使他們的心靈創傷得到治愈,他們才能有足夠的内在力量繼續他們的人生道路和使命,承擔責任和面對臨到人生的種種。  人要行得更遠,就要經常有停頓、休息和療傷的時候。  我建立這個網站和發短文給人,為的是讓更多的人的内心得到休息和愈合,然後再出發。

當你看到有人寫簡體字時。。。

在社交媒體和群衆裏,我時常發現有好些人對人寫簡體字非常敏感,有時甚至介乎于拒絕、驅逐和攻擊的程度。 當然,我可以理解其中的一些原因,小心謹慎和防備都是有其需要。 但是并不是每一個寫簡體字的人都是你所想象的。 其實,我可以說大部分寫簡體字的人并不是你所想象的。 只是因爲他們從小就在簡體字的環境裏的緣故,很自然地在寫貼文和回應時就用了簡體字罷了。 請不要因爲他們的字體來定義他們 (所表達的和行爲才是重點)。 當然,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和處事選擇。

對大中華民族主義之反思

剛讀畢劉看平所寫的書“對大中華民族主義之反思”, 我這個曾經“大中華膠”對他的分析深感認同. 劉看平從歷史和客觀來幫助讀者了解大中華/大一統在歷史上的演變和發展。 他也幫助讀者認識大中華愛國主義背後的宗教式思維和玻璃心。 正如劉看平在書中所流露的,我們作出反思並沒有我們使不再愛我們的文化和故鄉。我們更自由和更客觀清晰而已。

老師對我說,你要為國爭光

三十餘年前,在我退學要移民前,中學老師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你要為國爭光。 雖然我一直搞不懂那是甚麼意思,但仍然記在心裡。

回望這三十年,我既沒有學大成回國報效,也沒有拿了甚麼冠軍並告訴人我還是國人,更沒有宣揚厲害了我的祖國。 當然,從來沒有問過老師,為國爭光對他來說到底是甚麼意思和期待。

不過雖然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我有了信仰並因此一直在煉淨我的品格。我也珍惜現在的自由,也有參與社區工作和為人發聲。 當我們讓社會上的人明白原來國人也可以有“非戰狼,粉紅和大媽”的為人的,這難道不也是在“為國爭光”嗎?

被精神病的人所寫的卻是如此令人動容

念到老師的報平安,我深深感動,同時也為她來擔憂。 願與你分享老師這一段淒美的文字:

我还是那个小辫子

大家好,我是李田田。刚从“医院”出来,所以第一时间回复大家。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对这件事情的关注! 我会继续以精灵的姿态生活在这人世间……

把最美的心灵呈现给这个世界!

现在,我的身体状况还在“恢复”中,精神状态也较差,所以短时间内可能回复不了大家太多信息或接受媒体采访,希望大家谅解。不过李田田永远是李田田,文字就是我精神和人格的体现,很多事情即使不用我正面回复大家,大家从我的公众号《山花诗田》和诗文合集《有只狐狸看月亮》中就能读懂我!

凡心所向,素履所往;

生如逆旅,一苇以航!

我是一个热爱生活、热爱自由、热爱读书的人。生活让我对这片土地充满感情,自由让我对这个世界充满向往,读书让我对所有人充满感激。因此,虽然我今年才27岁,思想却比同龄人成熟丰富,也经历了更多的事情,这些经历都是我人生的财富。

我感激所有或批评、或肯定、或讥讽我的人,你们都是我思想的锤炼者;我感恩大自然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你们给予我博大的胸怀;我感谢我身边的朋友、亲人及我肚子里的孩子,你们让我对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充满依恋! 正如艾青先生所说: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这几天永顺的天气很不好,窗外阴风阵阵、呼啸不止;风稍停息,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又飘然而至;似乎想掩盖什么,又似乎想为这天地增加一丝明净。我站在这风雪中,满含热泪,既想起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又想起《红楼梦》: “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

人生苦短,思绪万千!真有点杜甫“归来倚杖自叹息”的伤感。

好了!有点累了,需要休息一下。以后我还会继续努力工作,继续用心写作,继续满腔热忱的对待生活;不管发生什么事,我的思想和灵魂都不会受羁绊、被侵蚀或自我停滞!毕竟生活还是那么美好,有农人汗滴浇灌的泥土,有自然丛发的勃勃生机,有需要大庇的天下寒士,有远处隐隐不熄的灯火,还有人海里时刻彼此微笑的你我!

我很幸运,也很幸福!

也希望你们永远自由、快乐、幸福!

现在我回家了,一切暂时安好,也祝你们安好!我会用我的余生,继续去做更多有意义的事;这些事或许与你、与我、与他都有关!

谢谢大家!!!

写不下去了,泪水已多次打湿纸背!

——2021年12月26日

李田田于出来后

我上次大選沒有選執政黨,如今。。。

有人說世界沒有絕對民主和都是假民主。 我不知道什麽是和不會不切實際地說要有所謂絕對的民主。 但我知道,我在有好幾次在不同級的選舉中我都沒有投給執政黨,而在之後我也沒有因此而被捕和被害。 我們也有許多傳媒和評論人也沒有因爲批評執政黨和政要而被封殺和被告。 我很珍惜這份自由投票的(真)民主權利和言論的自由。 而當然在世界裏,更有所關心的國家地區沒有讓人民有這樣起碼的民主和自由。 我想這份對這樣的民主自由的訴求并不過分和並不真是這樣難做到的 (雖然整天有人說我們有這麽多人不能一下子和總要有過程的)。

高呼領袖萬萬嵗的封建極權

在禁書和在墻外的一些記錄片段裏,看到在天安門樓上有高官們帶領廣場下面上萬激情和被洗腦的人(大多數是青年人)高呼我們偉大的領袖萬歲萬萬歲。 然後那位偉大的領袖微笑著接受人們的高呼。

這個政黨自稱已經推翻了封建主義。 那封禁主義的代表就是皇帝,唯有才被成爲萬歲的。 爲什麽這一位自稱爲人民服務的偉大領袖卻要接受這個代表著封建極權獨裁統治者才有的稱號呢?

雖然舊人不在,新人沒有在讓人稱號他為萬歲了,但是仍然是集所有權與一身,并且要無限延長的他的權位。 現在有些人多麽盼望有新人取代他,就以爲一切會不一樣。 是的,如果真地有新人取代了他,那只不過是一家封禁皇朝的沒落和另外一家的興起,另外一幫人當權罷了。

如果沒有徹底在體制上改革和人們思想的蘇醒,那就別想談什麽自由,法制,民權。。。

從多少人頭落地的權斗認識這是一個什麽樣的政權

國内的許多影視製作都含有政治目的和為政權服務的,通常這是用來遮蓋和扭曲歷史事實真相的。 在那些關於早期中共領導人的電影裏,我們看到都是那些領導人的無私和之間的和諧團結和愛護。 但這些影視片并沒有如實把爲了權力他們之間殘酷的鬥爭,他們彼此在黨内和之後在國家裏透過發動過多少次(名義是肅貪,整風和反叛)運動來鏟除異己使多少(不但使另外一派的人和更是無辜的老百姓)人頭落地的情況告訴人們(這個政權的歷代領導人都是如此)。 這樣的政權(和他們所説的)還是可信的嗎? 還講什麽“爲人民服務”,都是來割韭菜的!

父親

4歲時:我爸爸什麼都行

7歲時:我爸爸知道得很多很多

8歲時:我爸爸並不是什麼都知道

12歲時:一般說來,爸爸應該不會懂這個的

14歲時:爸爸?老古董

21歲時:他跟不上時代

25歲時:他好像知道一些,但不是真懂

30歲時:也許可以問一問爸爸

35歲時:等一等,該問問我們是否應該做

50歲時:我知道爸爸會怎麼想,他是那麼的聰明

60歲時:爸爸每件事都知道

65歲時:如果爸爸在這兒有多好,我一定會和他好好談談。

前兩天,在外一起吃晚餐後送爸爸媽媽回家。 這兩天爸爸的痛風症又犯了。 我把車停在他們住所門前,幫他們兩老下車,如以往一樣在門前道別。 這一次,我目送他們從車慢步到他們的門口開門進屋,只見爸爸的背影比以前蹣跚了許多。 那時有許多的感觸,而我不禁想起原來自己離“入伍”已不遠了。 難怪最近,當我跟爸爸談起祖國和政權的歷史和現實時,我們的看法越來越近了。 這麽多年,他的看法並沒有改,是我改變了。 原來爸爸在那些事情上所説的一點都沒有錯。 而他所說的那些人和那政權,在本質上也從來都是這樣。 我在想,當那些有這麽多經驗和認知的人離去後,又有誰來告訴我們和我們的下代事實和真相呢?

葉漢浩的“基督徒時代召命的10種堅持:夾縫中天國子民的逆流之路”

剛讀畢由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助理教授葉漢浩博士所寫的這本書,我心裏感觸良多。 感謝主有葉博士的這份堅持。 在這本書,葉博士提醒基督徒要堅持:1)保守靈性,2)活出奴隸形象,3)拒絕世界同化,4)走出生命常規, 5)生命敬拜,6)愛鄰舍,,7)堅持良知,8)使人聽見,9)激進謙卑和10)活出神跡。 而最鼓舞我的是他所寫的,“當下,黑暗政權正以各種方式威脅我們,但他們可以奪取的,只是世界所給予的平安”。 主耶穌已將他的平安賜給我們 ,主教導我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 。” (約翰福音14:27) 阿門!

中國人的指鹿爲馬

指鹿為馬,漢語成語,出自《史記·秦始皇本紀》。這個典故説到秦二世時,趙高做了丞相,在朝廷裏為所欲為,陰謀篡奪皇位。趙高怕眾人不服,於是決定先來個下馬威。有一天上朝時,趙高命人牽着一隻鹿到朝堂上,對二世説:“臣昨日得了一匹好馬,特來獻給皇帝陛下”。 二世笑了,説:“丞相錯了,這是一隻鹿,頭上還長着角,怎麼説是馬呢?”  趙高回答:“這確實是一匹好馬,您若不信,不妨問問左右大臣,看他們怎麼説”。  大臣有一些向來對趙高阿諛奉承,連忙回答:“丞相沒説錯,這明明是一匹好馬”。 也有大臣堅持真理,就説:“這明明是一頭鹿,怎麼能説是馬。”  趙高從中摸了底。  散朝後,凡是説鹿的大臣都被強加上各種罪名趕出朝廷,有的甚至坐牢殺頭,而説是馬的大臣卻個個加官進爵了。從此朝廷百官懼怕趙高,再也不敢説真話了。 這個成語故事是用來比喻故意顛倒黑白,混淆是非。 

這個成語雖是出於秦朝,但厤朝厤代包括當今都大有指鹿為馬的人,禍國殃民。 趙高雖然可惡,但是那些附和的人一樣可惡。你呢,你屬於那類人呢?

好在還有司馬遷把這段歷史典故下來。 好在這件事并不是發生在司馬遷所處的漢朝,否則他也不可以寫。  不過,漢朝比當今還進步,起碼不會說司馬遷映射當時的權貴而被禁。  當然司馬遷也最終因爲李陵事件和始終不屈服而遭遇宮刑。當今又有多少像司馬遷這樣堅持真理的文人呢? 在當今這個歷史真相被扭曲的時代,但願多一些的司馬遷少些附和趙高的人。

顏回輸冠

近來流傳甚廣的一則關於孔子的弟子顔回的寓言故事是 “顏回輸冠”。  這則故事不見經傳,當是後人杜撰。 但個中意義卻值得我在這裏分享。 一天,孔子的得意門生顏回去街上辦事,見一家布店前圍滿了人。 他上前一問,才知道是買布的跟賣布的發生了糾紛。 只聽買布的大嚷大叫:三八就是二十三,你為啥要我二十四個錢? 顏回走到買布的跟前,施一禮說:“這位大哥,三八是二十四,怎麼會是二十三呢?是你算錯了,不要吵啦。”買布的仍不服氣,指著顏回的鼻子說:“誰請你出來評理的?你算老幾?要評理只有找孔夫子,錯與不錯只有他說了算!走,咱找他評理去!” 顏回說:“好。孔夫子若評你錯了怎麼辦?” 買布的說:“評我錯了輸上我的腦袋。你錯了呢?” 顏回說:“評我錯了輸上我的帽子。” 二人打著賭,找到了孔子。孔子問明了情況,對顏回笑笑說:“三八就是二十三哪!顏回,你輸啦,把帽子取下來給人家吧!” 顏回從來不跟老師鬥嘴。他聽孔子評他錯了,就老老實實摘下帽子,交給了買布的。那人接過帽子,得意地走了。對孔子的評判,顏回表面上絕對服從,心裡卻想不通。他認為孔子已老糊塗,便不想再跟孔子學習了。 第二天,顏回就藉故說家中有事,要請假回去。孔子明白顏回的心事,也不挑破,點頭準了他的假。顏回臨行前,去跟孔子告別。孔子要他辦完事即返回,並囑咐他兩句話:“千年古樹莫存身,殺人不明勿動手。” 顏回應聲“記住了”,便動身往家走。 路上,突然風起雲湧,雷鳴電閃,眼看要下大雨。顏回鑽進路邊一棵大樹的空樹幹裡,想避避雨。他猛然記起孔子“千年古樹莫存身”的話,心想,師徒一場,再聽他一次話吧,又從空樹幹中走了出來。他剛離開不遠,一個炸雷,把那棵古樹劈個粉碎。顏回大吃一驚:老師的第一句話應驗啦!難道我還會殺人嗎? 顏回趕到家,已是深夜。他不想驚動家人,就用隨身佩帶的寶劍,撥開了妻子住室的門栓。回到床前一摸,啊呀呀,南頭睡個人,北頭睡個人!他怒從心頭起,舉劍正要砍,又想起孔子的第二句話“殺人不明勿動手”。他點燈一看,床上一頭睡的是妻子,一頭睡的是妹妹。

天明,顏回又返了回去,見了孔子便跪下說:“老師,您那兩句話,救了我、我妻和我妹妹三個人哪!您事前怎麼會知道要發生的事呢?”  孔子把顏回扶起來說:“昨天天氣燥熱,估計會有雷雨,因而就提醒你‘千年古樹莫存身’。你又是帶著氣走的,身上還佩帶著寶劍,因而我告誡你‘殺人不明勿動手’。”

顏回打躬說:“老師料事如神,學生十分敬佩!” 孔子又開導顏回說:“我知道你請假回家是假的,實則以為我老糊塗了,不願再跟我學習。你想想:我說三八二十三是對的,你輸了,不過輸個帽子;我若說三八二十四是對的,他輸了,那可是一條人命啊!你說帽子重要還是人命重要?”

顏回恍然大悟,“噗通”跪在孔子麵前,說: “老師重大義而輕小是小非,學生還以為老師因年高而欠清醒呢。學生慚愧萬分!”從這以後,孔子無論去到哪裡,顏回再沒離開過他。

各位,這跟“指鹿爲馬”不同。  “指鹿爲馬”是為自己的私心,可以是顛倒是非黑白。 而”顏回輸冠“”則是為了他人的命,是成就大義的。  朋友,你可知道其分別嗎?  朋友,寧願“輸冠”,也不要“指鹿爲馬“。 而在當今,我們多麽需要孔子教導顔回那種重大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