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不要拒絕神的憐憫

我深知自己每天都活在神的憐憫當中。 在我的禱告裏,我會加一句, “神啊,開恩憐憫我這個罪人”。 感謝神,祂竟然憐憫和使用我這個罪人來傳講祂的救恩。 陶恕 (A. W. Tozer)在他書《被分割的基督》裏寫道,

“。。。因爲神的寬恕從不會由裝滿一直用到所剩無幾! 神決不會對任何人說: ‘我的憐憫快要用完了!’ 。。。神雖然要祂的子民像祂那樣聖潔,祂卻不是照著我們的聖潔程度來待我們,而是照祂的豐盛憐憫來待我們。 真誠要求我們承認這點。 我們確實相信公義和審判。 我們相信,憐憫勝過審判的唯一理由,是因爲神憑著祂那無所不知的救贖行動確立了這點,以致人可以避過神的公義,而活在憐憫的大海之中。 相信耶穌基督而得稱義的人,因著重生而成爲神所救贖的兒女,便時刻活在這憐憫裏面。。。清教徒Thomas Hooker的生平及信心,為我們立下了美好的榜樣。 在他彌留之際,圍在他床邊的人對他說: ‘胡克弟兄,你很快便要領受你的賞賜了。’ ‘不,不!’ 他喘著氣說: ‘我要去領受憐憫!’”

我祈禱你每天都領受和活在神的憐憫裏!

活出生命中最重要的

你曾否想過什麽是和如何活出生命中最重要的? John Kornfield 在他的書《踏上心靈幽徑》(a path with heart)裏向我們指出:

“生命中最重要的,並不是什麽驚人或偉大的事,而是人與人彼此觸動的片刻,是我們以最用心和關懷的方式待人的時刻。 這種簡單而深刻的親密關係是我們都渴望的愛。 這些觸動和被觸動的片刻可以成爲心的道路的基礎,它們以最立即或直接的方式發生。 特蕾莎修女這樣形容: ‘在一生當中,我們無法做出偉大的事,只能以偉大的愛去做微小的事。。。活出心的道路。。。讓善的滋味滲透我們的生活。 當我們全神貫注於行動,當我們能表達我們的愛,並看到生命的珍貴時,内在善的特質就會增長。。。全然去愛和好好生活,需要我們最終能體認自己並未占有或擁有任何東西,包括我們的家、車子、所愛的人,甚至我們的身體。 靈性的喜悅和智慧並不是來自擁有,而是來自己開放的能力、全然地去愛、在生活中自由前進。”

我認同John所說的,原來生命中最重要的竟然不是去擁有,活出這一生命就是開放和愛。

主與救主,不可分割

已故的陶恕牧師是我一位非常敬重喜愛的牧者和作者。 在他的書《被分割的基督》裏,他指出:

“唯有當人交出主權和承認耶穌基督是他的主之後,他才可以説: ‘我已經得救’。。。由我們呼求祂拯救的那一刻開始,我們就已經要順從祂;我們若然不順從祂,我就有理由去懷疑我們是否真的悔改信主!。。。 ‘你們釘在十字架上的這位耶穌,神已經立祂為主,為基督了.’ (徒二36).。。。因此,使徒并非傳講耶穌是救主,反之,是向百姓傳講耶穌是主,基督和救主,絕不會把祂的位格或職分分割開。”

其實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好多的教會(牧者、領袖和信徒們)都在做分割基督的事。 因著許多的理由藉口,只叫人舉手、洗禮、囘教堂,做事和作金錢奉獻,和告訴上天堂(或下地獄),卻不再教人如何有以耶穌為主的人生。

在我植堂的初期,拿起這一本書來讀,我以爲有上帝的心意和提醒,教我是要去建立門徒,讓人奉耶穌是主,基督和救主! 阿門!

人能抽離自己

哲學家佈伯(Martin Buber)曾經説過,只有人能狗(動物不能 – 人爲萬物之靈,有別於禽獸)與他的環境,甚至自己保持一段距離。 這當然不是說,他能分身出竅;而是説人有能抽離自己去自省,自我肯定和自我控訴。 在《论语•学而》,曾子也說: “吾日三省吾身”。 朋友,不知道你又有否每日都“三省吾身”呢?

”抽離“的意思是指不在自我為中心和標準,而是更客觀中肯地反省。 那麽如果我們不是自己的中心,誰/什麽可以幫助我們更客觀中道地看待自己呢? 你又如何確定和相信那是合乎正道真理的呢?

請繼續留意我的其它短文。

修行的動與在

楊定一在他的書 “無事生非:不同,甚至顛倒的生命與靈性觀” 裡寫道:

“你我這一生,都是透過「動」想得到什麼東西——也許是強化某一些價值觀,標榜自己的角色,取得怎樣的好處,改善這一生甚至下一生的命運,或得到什麼意義。就連修行,一樣你我這一生,都是透過「動」想得到什麼東西——也許是強化某一些價值觀,標榜自己的角色,取得怎樣的好處,改善這一生甚至下一生的命運,或得到什麼意義。就連修行,一樣離不開這種「動」或追求,都想在最後得到點什麼——領悟、開悟、頓悟或是「全部生命系列」所稱的「醒覺」。 我們都忘了,修行其實是「在」的觀念,倒不是靠「動」。”

楊定一所指出的“在”就是英文的being。 也有人將being翻譯為“所是”。原來修行的目的不是就是我們所“修”的“行”,而是透過修行來讓我們體驗和活在每一個當下裡。 原來尋尋覓覓,兜兜轉轉,我們才發現生命的寶藏和豐盛就在現在,就在這裡,就在我們裡面。不再活在“虛幻”裡,而是真實的現在當下,那就是我們修行的目標和目的。其實,我們並不需要去哪裡,就在“現在”。